恶性肿瘤治疗新技术探索日新月异
免疫疗法和AI筛查将助益患者抗癌

  目前临床上治疗恶性肿瘤虽然仍主要以手术化疗和放疗为主,但新技术的探索也有着日新月异的发展。“2018年会是中国的肿瘤免疫疗法元年,免疫治疗将是肿瘤学界的最热话题。”中国CSCO免疫治疗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暨南大学附属复大肿瘤医院内科首席专家、国家临床重点肿瘤专科负责人罗荣城教授指出,在当下的国际肿瘤治疗领域,一半以上的科研成果都集中在精准诊疗和免疫疗法上,更多的免疫治疗适应症将获批用于临床实践。另外,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表示已经运用AI医学影像产品“觅影”到癌症筛查中,找到肺部结节的准确率超过90%。

  免疫疗法:

  今年或有国产PD-1药物通过审批

  近年来“肿瘤免疫疗法”这一新名词备受科学家与临床专家的关注,“目前世界上已经积累了大量肿瘤免疫治疗的成功案例,中国免疫治疗技术的差距越来越小,今年可能会有1到2个国产PD-1药物通过审批,甚至可能有细胞疗法获批。”罗荣城教授表示,目前肿瘤免疫治疗的脚步在加快,其主要原因,在于特定人群对于免疫疗法有明显生存获益。

  特定人群明显“生存获益”

  “曾有一位患有多元生殖细胞恶性肿瘤的广东患者,在经过手术、化疗、造血干细胞移植移植联合大剂量化疗后,病情控制了半年再复发,癌症已经到晚期。”罗荣城称,这样的难治癌症患者尝试使用PD-1药物治疗后,效果明显,目前已经是用药的第三年,复查时已经找不到病灶。

  除了临床治疗个案,在2017年美国癌症研究学会年会上,首次公布了肿瘤免疫药物治疗的5年生存率:非小细胞肺癌晚期患者从4%上升到了16%,整整增加了3倍。2017年4月,中国CSCO免疫治疗专家委员会成立,释放出将带来更多免疫治疗成果以及更多免疫治疗适应症将获批用于临床实践的声音。

  “以前对于肿瘤治疗的方向是针对肿瘤细胞进行攻击性消灭,现在研究和治疗的方向发生了颠覆,针对淋巴细胞,将T细胞改造成强有力的免疫效应细胞,从而达到调节免疫微环境的目的。”罗荣城解释称,这样的方向给医生和药企带来全新的研究思路,而目前中国正在进行临床申报的免疫治疗药物超过了10种。

  免疫治疗结直肠癌效果确定

  具体到结直肠癌免疫治疗方面,此前中山大学附属肿瘤医院结直肠科副主任陈功副教授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近年已经有了质的飞跃,原来基本认识免疫治疗在消化道肿瘤方面起不到很大作用,近年却出现了曙光。现在,该领域专家已经有了定论:不管是肠癌还是非肠癌,只要有MSI-H/MMRD的实体瘤,都能从PD-1抑制剂治疗中获益。

  一些研究表明,多线治疗失败后末线治疗的MSI-H/dMMR患者应用Pembrolizumab治疗可以达到高达62%的客观缓解率。“借助基因检测,我们可以明显筛选出哪些病人可以获益,哪些不获益。避免患者试错。”陈功介绍。

  但可惜的是,MSI-H的患者只占全部晚期结直肠癌患者的5%~7%,另外九成多的病人依然不能应用免疫治疗。“也就是说,对整体人群找不到有效率。所以,这些患者还是要回到外科手术、化疗、放疗等。”在陈功看来,对于MEK抑制剂为代表的联合治疗方向,可能是未来的探索方向之一。

  “高通量测序”、“大数据分析”找出适合人群

  尽管免疫疗法效果得到肯定,但业界共识认为免疫疗法并不适用于所有人。自从去年首个CAR-T免疫细胞疗法获FDA批准用于难治性或复发的B细胞前体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后,CAR-T便成为热门话题,患者都希望能从中获益。“然而事实是在治疗实体瘤方面,CAR-T免疫细胞疗法目前还没有太振奋人心的好消息。”罗荣城表示,就已经明确适应症的免疫疗法而言,受益人群目前也不超过1%,怎样把药物用在刀刃上,找准适合人群也是目前医学界一直在探索的重要问题。

  罗荣城指出,免疫肿瘤药物价格不菲,找准“一旦使用就十分有效果”的人群很重要。就像肺癌、恶性黑色素瘤、大肠癌等病人要找到准确的治疗靶点(生物标志物),使用个体化分子靶向治疗药物或免疫治疗药物,才能事半功倍,取得理想的疗效。但很多肿瘤目前还没有明确什么治疗靶点最有效,这也将是精准治疗研究的方向。

  “目前免疫疗法仍需要大量的临床验证,急需精准、高效的测序方法,以找出疗效好的优势分子(生物标志物)和优势病人。”罗荣城称,未来将会绘制出使用免疫疗法效果好的人群基因图谱,以及不适应的人群基因图谱。这个过程中,有的肿瘤研究进展快,有的肿瘤研究进展慢。“新一代的测序方法将整体走向高通量和大数据,而高通量测序一定要跟循证医学结伴而行。”

  罗荣城表示,目前来自患者和患者家属对肿瘤免疫疗法的质疑也在减少,中国患者将有更多机会享受免疫治疗带来的生存获益。随着肿瘤免疫治疗的发展,受益的肿瘤人群将会从百分之一达到百分之五以上,最终可能会有一半的病人会受益。

  AI应用:

  训练“觅影”诊断早期肺癌

  “我们医院正在与腾讯开展合作试验,运用AI医学影像产品‘觅影’到癌症筛查中,从目前小样本来看,‘觅影’找到肺部结节的准确率超过90%。”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胸科张兰军主任介绍,医学专家目前的角色是“觅影”的老师,训练它找出肺部结节,“但这个结节是良性的还是恶性的,是不是肿瘤,觅影不知道,还得靠人类医生判断。”

  张兰军教授介绍,目前“觅影”通过读取病人肺部CT片,能够找出3毫米或更大的结节,“它的优点是速度快、不知疲倦,几秒钟就能读一张片子,而人类医生至少要几分钟,而且随着看片数量增多,人类医生会疲劳,漏检率增高,而AI不会。”

  因此,下一步,“觅影”还需要医生用海量的数据训练它,具备对结节良恶性的鉴别能力,“告诉它良恶性结节的特点,使得它在影像的辨别中辅助人类做出诊断。例如AI认为这个结节更符合恶性的特点,它会告诉医生高度怀疑是恶性的,帮助医生做出决断,并记录和总结恶性结节和良性结节的特点,举一反三。”张兰军说,“希望这个软件在训练、更新、学习的基础上,可以在肺癌的早诊、肺内结节的良恶性诊断上有很好的应用前景。”

  不过张兰军教授强调:“最终诊断还是人类做出的,人工智能是辅助人类做出诊断,不是替代人,它主要是经人类训练来做‘粗活’的。”他指出,在可以预见的将来,AI的作用是在低端、重复性的工作中,弥补人类的不足。同时在医联体的合作中还有助于提高基层医院的诊疗水平,“在所有医疗行为过程中,消除由于医院等级不同、地区不同、医生水平经验的不同而出现的诊断误差和缺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