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驾”不宜按“酒驾”治理

  近日,浙江永嘉223省道永嘉黄田高速路口上,一奥迪越野车驾驶员服用感冒药后上路,迷糊中追尾一辆停在路边的大货车……近年来,因服药后驾驶车辆而导致的交通意外屡屡见诸报端,却未引起足够重视。就连《道路安全法》对“药驾”都缺乏强制性规定和处罚条款(《科技日报》4月17日)。

  “药驾”的危害近些年逐步被人们所认知,某种程度来说,“药驾”与“酒驾”构成安全驾驶隐患的原理几乎一致,都是降低了驾驶者的判断、反应与控制能力,所具有危险性质也一致,甚至服用有些药物的危害还高于饮酒。因此,很多人都主张像治理“酒驾”一样治理“药驾”。从维护交通安全的角度来说,这样的主张不乏美好初衷。但是,治理“酒驾”的办法与措施很难适用“药驾”。

  首先,“药驾”远不如“酒驾”普遍与频繁。现实生活中没有谁在不得病的情况下去吃药,而得病服药是治疗的需要,药后驾驶对整体交通带来的影响,也不如“酒驾”那么严重。其次,“药驾”的识别比“酒驾”要困难得多,酒精比较单一,简单闻一下就可辨别,而可能影响安全驾驶的药品很多,如,报道提到共有7类,而这7类中又有许多品种,即便是法律规定可以对“药驾”处罚,都会面临无法便利检测查证的问题。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药驾”不需要重视和治理,而是要找到更切合实际有针对性的办法。

  首先,提高服药驾驶风险的社会识别度,识险才能避险。一些因“药驾”导致事故发生,更多是没有意识到。对此,除交管和卫生机构加强这方面常识的宣传教育,还有必要形成药后驾驶风险的清晰提示机制,比如,对具有影响安全驾驶药物成分的药品,在其包装上进行醒目标示,成为药嘱的部分,帮助患者精准识别与掌握。

  其次,对“药驾”行为给予适度的制约,减少“药驾”侥幸心理的安全危害。比如,重大交通事故“药驾”构成责任分摊的因素,“药驾”引入保险理赔的条件等等,让驾驶者认识到药驾可能面临的责任成本,从而变得理性和谨慎。此外,“药驾”也有必要纳入交管执法之中,结合执法给驾驶者以提醒、警告,这对驾驶者来说也是一根弦,未必非得用强制措施进行处罚。

  ◎木须虫 公务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