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中院发布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审判白皮书
超四成肇事者是货车司机

  □本版撰文 信息时报记者 何小敏 通讯员 穆健 席林林 方卓迪

  

  年关已至,为提醒公众文明交通,平安出行,与家人共度幸福团圆的春节,昨日上午,广州市中院召开新闻发布会,发布《广州法院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审判白皮书暨典型案例(2014-2017)》(下简称“《白皮书》”)。据了解,近四年审理的案件中,超四成肇事司机是货车司机,行人和驾驶人交通安全意识淡薄是引发事故的主要原因。

  道交案件近七成发生在城郊地区

  据广州中院副院长向金华介绍,2014-2017年,广州法院共受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件数分别为10749件,9973件,8674件和9347件。从案件总量来看,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件总数仍处于高位运行,但整体已经呈现下降趋势。

  《白皮书》显示,近四年道交案件数量呈现出区域分布差异明显的特征。中心城区如越秀、荔湾法院,年均收案均不足300件;而城郊地区如白云、番禺、花都、从化、增城五区法院四年来的收结案总数占比将近七成。主要原因在于辖区地域广,有多条高速公路穿过,重型运输车辆往来频繁,车速快、车流多;且劳动密集型企业集中,外来人口较多等,增加了交通事故的发生概率。

  该类案件中,受害人以外来务工人员居多。部分外来务工人员交通安全意识相对淡薄,城郊无证驾驶无牌摩托车和电动车现象突出,交通安全隐患大;肇事者中货车司机占比最大。据统计,44%的肇事司机是货车司机,货车运输方出于经济利益考虑,超载现象屡禁不止,且驾驶人长途疲劳驾驶,导致道路危险程度显著增加,成为事故频发的直接诱因。

  行人和驾驶人交通安全意识淡薄是主因

  近四年的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件审理情况显示,虽然道路设施不尽完善是交通事故发生的部分原因,但行人和驾驶人交通安全意识淡薄才是引发事故的主要原因。部分行人抱有侥幸心理,漠视交通法规,如逆向骑行自行车、电动车或随意乱闯马路等;部分司机随意违章变道,疲劳驾驶、酒后驾驶等。另外,事故发生后有的肇事司机缺乏保护现场意识,自行驾车离开,或者没有及时报警,导致事实难以查清,可能因此加重己方责任。法官建议相关部门加大查处和惩罚力度,做到违章必究、零容忍执法,大力消除交通安全隐患。

  为避免事故责任认定不清,一旦发生事故,应当及时报警,保护现场。无论是否自行协商解决赔偿事宜,都应及时通知保险公司,必要时配合保险公司现场勘验。

  法院将加大对“人伤黄牛”的打击力度

  据了解,目前城乡赔偿标准不统一且差异巨大,以2017年度为例,广州市适用城镇居民标准计算死亡赔偿金为753686元,而适用农村居民标准计算则为290244元,两者相差近两倍,金额超过46万元。有部分受害人为获取更高额赔偿,提供虚假的居住、工资收入以及工作证明等。

  司法实践中,在个别地区甚至还出现“人伤黄牛”现象,即有的受害人被中介机构低价买断赔偿请求权,由中介机构人员等作为受害人的代理人,通过伪造房屋租赁合同、工作收入证明或者篡改病历等“一条龙服务”,索求高额赔偿以谋取不法利益。

  法院将加大对“人伤黄牛”的打击力度,以及对虚假证据的审查、鉴别和惩戒力度。加强审查居住证明等证据的真实性,对查实提交虚假证据的当事人和代理人,依法对其采取训诫、罚款、拘留等措施,对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当事人将来可一键查赔偿数额

  据介绍,下一步,广州中院还将与司法行政机关、保险监管机构等构建道路交通事故 “网上数据一体化处理”平台。该平台将统一损害赔偿标准,实现调解程序前置,建立信息共享机制。平台拟接入保险公司,对调解、裁判确定的赔偿金额实行在线“一键理赔”;还计划接入司法鉴定机构,实现在线启动鉴定程序、选定鉴定机构、缴纳鉴定费用、传输鉴定检材及形成鉴定意见等相关工作。

  目前该平台正在广东省高院的指导下积极推进。通过该平台,责任认定、调解、鉴定、诉讼、理赔等环节全程在线,公开透明。平台内嵌了理赔计算器,当事人可以运用案件预判功能进行赔偿运算。

  2014-2017年广州法院受理交通事故案件数

  2014年 10749件

  2015年 9973件

  2016年 8674件

  2017年 9347件

  典型案例

  按城镇还是农村标准赔,关键要证据

  2016年4月28日,唐某勇驾驶的货车与余某立驾驶的货车、案外人驾驶的摩托车发生碰撞,致余某立受伤。交警部门认定案外人承担本次交通事故的主要责任,唐某勇、余某立承担次要责任。事故发生时,唐某勇的货车在某保险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余某立起诉唐某勇、某保险公司等要求赔偿残疾赔偿金和被扶养人生活费等损失。

  一审认定余某立提交的各项证据及证人证言均不足以证实事发前其在城镇居住一年以上且有固定收入,故认为残疾赔偿金及被扶养人生活费应按农村居民赔偿标准计算。二审根据余某立在一审时提交的银行账户历史交易明细清单、居住证明及其女儿的出生医学证明等证据,认为应以城镇居民赔偿标准计算上述费用,故对一审判决予以改判。

  根据现行法律规定,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中人身损害赔偿项目仍存在城镇和农村两种标准,且城镇居民的赔偿标准远高于农村居民。如受害人或其近亲属在诉讼中主张按照城镇居民标准计算相关费用时,应向法院提供相关社保记录、居住证明、工作证明或银行账户历史流水清单等证据证明自己的主张,在诉讼中积极充分举证,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

  为多获赔出具假证据反被罚款

  2015年4月17日,邝某全驾车与胡某渐驾车发生碰撞,造成邝某全受伤。邝某全向法院起诉,要求支付其相应的赔偿费用。邝某全为证明被扶养人生活费损失,向一审法院提交了村委会出具的《证明》,拟证明其需扶养父亲邝某多和母亲李某环二人。二审中,邝某全又提交了该村委会出具的《情况说明》。之后,由于某保险公司去邝某全所在的村调查走访,邝某全再次提交了该村委会出具的另一份《情况说明》,表明其父母已去世,邝某多、李某环与邝某全实际上是叔婶关系,邝某全无被扶养人,并承认第一份《证明》系其本人到该村委会开具。

  一审认定邝某多、李某环为邝某全的被扶养人,支持了邝某全要求保险公司赔偿被扶养人生活费的请求。判后,保险公司提起上诉,二审改判保险公司无需赔偿被扶养人生活费,并对邝某全罚款5000元。

  《民事诉讼法》规定:“诉讼参与人或者其他人有下列行为之一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情节轻重予以罚款、拘留;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一)伪造、毁灭重要证据,妨碍人民法院审理案件的;……”。因邝某全在诉讼中提交虚假的证据,与事实不符,致使一审判决错误认定被扶养人生活费。邝某全二审又继续向法院提交被扶养人的虚假材料,其行为已经严重妨碍了人民法院审理案件,故依法对其予以罚款,以示惩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