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星光大道》7年后,熬过人生低谷的她回来了
阎奕格:太刻意会“破功”,不如从头到尾做自己
  一度跌入低谷的阎奕格表示现在的心态平和了,就想唱出最真实的自己。
  阎奕格当年坚持完成学业。

  □专题撰文 信息时报记者 黄文浩

  

  15岁就为影视剧演唱歌曲,20岁获得《超级星光大道:星光传奇赛》总冠军,阎奕格也没想到,之后要过7年才等到人生中的第一张专辑。去年10月专辑《我有我自己》发布会上,阎奕格说:“感觉很不真实,好像还在做梦一样。”因为曾经跌入谷底,她一度觉得自己会被遗忘,会无法再踏上舞台。上周六,她在广州举办个人音乐会并接受记者专访,分享这一路走来的故事。

  “世间好事坏事,说来其实很相似”,在专辑主打歌《今夜三更》中,黄伟文的词这样写道。阎奕格说:“可能我20岁前的人生太顺了吧,所以老天才让我前几年生了一场病,让我领悟到很多之前没有领悟过的事情。”她说现在自己开朗不少,看事情正面了很多,“所以才可以做出这张充满正能量的专辑”。有歌迷告诉她,听完她的歌后,立刻觉得应当珍惜当下所拥有的东西,这让她很是感动,“原来我的歌曲是真的会让人有所行动的”。

  迷失

  因在意别人眼光而疯狂减肥

  2017年是阎奕格收获颇丰的一年,她与郑嘉颖、谢天华等合演了音乐剧《风云》,10月推出了首张个人专辑《我有我自己》,接着马不停蹄在北京、上海等地举办音乐会,到上周末在广州的酒店里接受记者采访,转眼已在外奔波三个多月。阎奕格说最近每个月只有一个星期能在家休息,但并不会觉得累,还很享受这种状态,“可能因为我不把唱歌当做工作,而且终于每次表演都可以唱真正属于我的歌曲了,觉得自己还是很幸运”。

  回到7年前,阎奕格的确是走得一路顺遂,第六届《超级星光大道》踢馆赛创下连续五周挑战全胜纪录,又在《星光传奇赛》中以压倒性实力获得冠军,那时她刚好20岁。在这之前,她已经替不少影视剧唱过歌曲,加上冠军荣誉,顺势签约发片似乎顺理成章,但她却了选择回到学校,把波士顿大学经济学学位念完,“我觉得人生是一步一步来的,唱歌是我人生的目标之一,读书也是。我希望把眼前的事情做完,不想半途而废”。

  她说当时没有太多去想过后来的事,但回过头看,参加比赛对她来讲影响有好有坏,“好的方面就是会让你快速成长;但负面就是,当你好胜心太强,一心为了赢或者出名而做出的选择,会很危险,因为你会做一些自己也没有预期的事情”。

  具体到她身上,就是疯狂减肥,“当时的我是有点迷失,比较在乎大家的眼光,就在网上去搜减肥方法。不吃淀粉不沾油过了半年,身体没有足够的营养,最终到了一种很病态的阶段”。直到医生严重警告:“你是想要瘦还是想要命?”她才恍然醒悟,重新吃东西、补身体,但是另一个极端又出现了:内分泌失调,不仅减掉的肉回来了,更一度反胖到了75公斤。

  转机

  一次跨年派对,终于直面自己

  那时的她,连自己也无法接受自己的模样,阎奕格选择把自己封锁起来,躲着家人,不见朋友,不接工作,“当时真的想要放弃一切,觉得自己不可能有机会再站上舞台了”。

  事情的转机是在2013年最后一天,一个香港的朋友飞到台北看她,她才慢慢聊出内心的想法,接着朋友就执意带她一起去参加跨年派对,她一开始非常抗拒,“我连家人都没有脸见,怎么可能去参加派对?朋友就说,你一定要去,你的第一步就是不要继续把自己藏起来,要先允许别人看到你”。

  那晚,她见到了20多个很久未见的朋友,“一进去就听到有人在讲,天啊,那是阎奕格吗?怎么变成这个样子?真的蛮难受。可是睡了一晚,2014年1月1日起来,我就发现,昨天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今天不也是好好活着?下午我就马上去了健身房,心想,我一定要帮自己再争取一次舞台的机会。”也就是在这年,她签入了华研旗下,成了田馥甄、林宥嘉等人的师妹。

  变化

  唱歌的意义对我来说更重大了

  最低潮那两年,阎奕格说自己基本没有唱歌。但也是这段空白期,让她在重新开始唱歌时审视自己,“比赛时我是一直在炫技的,很容易忘记唱歌最原始的样子,到后来就是为唱而唱;休息那么久后,唱歌的意义对我来说更重大了,像‘走心’二字,之前可能不那么理解,现在我想唱的就是最真实的、最内心的自己”。

  她理解的不炫技,是在有技巧基础的情况下,不再刻意去增加东西,“你如果让Jessie J用十分的功力去唱《小幸运》,是不是会觉得很恶心?我现在不会想去拿捏放几分功力,而是想要传达什么样的讯息。你如果想的是我要把这首歌唱得好甜好像田馥甄,那你可能就永远唱不出自己的味道,其实就是把它诚实唱出来就好了”。

  等了7年,阎奕格说自己最大区别就是少了“刻意”,“如果刻意给大家看某种状态,但你又没有办法24小时维持这种状态,你很快就会破功,那还不如从头到尾就做自己就好”。她说自己没有“人设”,“有歌迷会觉得我比较像个大大咧咧的男生,但那就是我的个性,我没有要设定去做一个很man的女人。”倒是如果有机会演戏,她说希望能挑战“打女”角色,“像安吉丽娜·朱莉那种,很有两面性的感觉”。

  现在回想起当年比赛被人叫做“阎罗王”,阎奕格笑说7年前可能真的会给人感觉“很凶”,“像萧敬腾出道时被人说是省话一哥,我也算‘省话一妹’,但我其实只是不敢表达而已。现在我改变蛮多的,不过‘阎罗王’这个名字太可怕了啦!还是叫‘格格’好,对了,格格这个角色其实我也挺想演的”。

  阎奕格解读专辑

  最想唱给过去的自己的歌是……?

  《我有我自己》:施人诚大哥写词时跟我聊过,觉得这首歌适合用一种正能量的方式去表达我过去几年的经历。表面是在说我,但人都会有挫折的时候,所以都会有共鸣。

  《今夜三更》:这首歌是想跟大家讲,往往是在你不能控制的情况下,有些事情就发生了,有些机会就没有了,有些时间也就不再有了,所以这是让大家要珍惜好现在的一首歌。

  《有光那一边》:如果说可以穿越回去唱首歌给低潮的自己听,这首歌会是一个选择。每个人在遇到困难时都会有几秒钟觉得可能走不过去了,这首歌就是告诉你,你也许觉得现在是一片黑暗,但是咬牙过去,可能光就在你多踩一步的前面而已。

  《亦敌亦友》:这首歌讲恋人间又爱又恨的状态,但我是典型的白羊座,爱恨分明,这种感觉我没经历过,所以要靠跟人聊天、看电影去理解,唱歌还是需要一些想象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