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多数人赞同方案三,但听证参加人也对一些细节有不同看法:
15公里返空里程是否合理?
  听证参加人、广州市政协委员宋川在听证会上对方案提出建议。

  在昨日的听证会中,听证参加人议论的焦点集中在返空里程设置多少最合理,设置电召费有无必要、是否应统一定价,起步价有无必要上调等问题。

  除却对方案本身的意见,不少听证参加人还针对提高出租车服务质量、加大出租车的互联网平台建设、加强政府监管等方面提出了建议。

  关注焦点

  1 返空里程数设置有不少不同意见

  在多数人赞同的方案三中,有不少听证参加人同时对返空里程数的设置有不同意见。

  听证参加人、广州市政协委员曾报春表示,在返空里程上,由于广州市旧中心六区范围在原有现行标准35公里那一部分是完全覆盖的,但如果改为方案三15公里,这些地方来回走动都需要增加返空里程的费用,不太合理,“我算了一下,从琶洲会展中心到白云国际会议中心已经超过15公里范围,是20.8公里。如果这个地方已经超出返空里程是不合理的,因此方案三15公里的返空里程应该调为20公里,甚至是25公里为妥。”

  来自广州市广骏旅游汽车企业集团有限公司的听证参加人、企业代表罗海鹏则认为,15公里的返空里程较为合理,“北京和上海城区比广州大,但这两个城市的返空里程也是定15公里,15公里可以保证市民出行需要。”

  2 设电召服务费是否有必要?

  在方案三提到设置电召服务费的问题,而在现场,不少听证参加人对此有不同意见。

  听证参加人、消费者代表范蓉蓉说:“有没有可能不用电召费。我自己试过,去白云机场,平时白天电召也是很难叫到车,所以电召费用处不太大。”

  也有听证参加人认为,如果设置电召服务费,建议政府明确设置统一价格,不要采取市场调节价。

  听证参加人、广州市社科院现代市场研究所副所长何江认为,应明确电召服务费具体是多少,以免遇到打出租车上车要讨价还价的情况,“建议明确电召服务费的价格,至于多少,由相关政府部门来决定。”

  听证参加人、广州市政协委员宋川表示赞同:“一是政府给指导价,定出最高不能超过多少;二是参照北京、上海、深圳,给出一个具体价格。这么做有利于规范企业执行,也避免一些乱象。”

  3 起步价上调或有利于短途客转向公共交通

  对于起步价问题,来自广州白云出租车公司的听证参加人、出租车司机代表徐石波提出:“方案三只是起步价看上去升了2元,实际上是没有升的。因为现在价钱是10元起步价/2.5公里,但现在12元起步价/3公里,消费者没有增加出行的费用。”

  消费者代表、听证参加人林应亮举例,“我和3个朋友从江南西去昌岗,首选坐地铁,合计8元;其次坐公交,也是8元;第三种打车,不跳表是10元,所以我就选出租车。我同意方案三,虽然起步价高了,这样可以使更多需要打车的人打车,建议把起步价调更高。”

  听证参加人、企业代表罗海鹏透露,目前,出租车短途客占比近30%,一定程度上造成运力浪费,导致急需用车的乘客无法满足用车需求。调整起步价有利于短途客向公共交通转移,解放更多运力,使乘客出行需求得到满足。

  改善建议

  1 对司机进行考核,增加五星评比

  不少听证参加人建议,价格涨了后,出租车服务质量也应提升,车容车况也应该有相应的改善。

  听证参加人、广州市政协委员曾报春说:“这次加价应该是设条件的加价,除了方案三的加价之外,应该要由行业协会和公司对广大市民做出一个承诺,并由交管进行监管。这个承诺是规范服务,加强监管,加强对的士司机的职业道德的培训和纪律的培训。”

  听证参加人、广州市政协委员宋川表示,“出租车服务质量要加强,现在很多的士司机抽烟,10台车起码有6台有烟味。相比较而言,非巡游的快车、专车几乎没有司机抽烟,要加强这部分的管理。”

  听证参加人、消费者代表范蓉蓉建议,对司机进行考核,增加五星的评比。五星是最好的,如果达到五星的要求,能不能适当给予一定的奖励?

  2 开发APP,设置交班路线客人

  针对出租车发展,不少听证参加人建议,广州市出租车应加大互联网平台建设。

  听证参加人、消费者莫怡建议,希望相关企业和相关部门参照网约车,开发出租车互联网平台,“这样消费者能随时查到车在哪里,不会造成白等的时间成本。有了这个平台,电召费也无需加收费用。”

  广州市人大代表、听证参加人董雪娟说:“建议加大对出租行业信息化平台的建设力度,针对市民提出的‘电召难’等问题优化电话约车服务流程。开设巡游出租车APP系统,供市民自助下单。”

  而听证参加人、广州市白云出租车公司出租司机徐石波说:“很多人说打车难,这是因为下班时间有2万台车交班,在市区只剩下1万多台车营运。建议开发APP,在交班时间,可以搞如网约车一样抢单,设置交班路线的客人。此外,在营运中安装互联网客户端,对减少拒载和空跑率也有作用。”

  3 利益如何归司机,需交管部门出方案

  听证参加人、广州市政协委员曾报春表示,出租车交班的时间以前是下午2点至3点,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下班时间,这是监管的问题。“我们不应忽略交管部门的监管责任,行业协会的监管责任和公司的管理责任,还是需要各方面的管理加强。”

  同时,不少听证参加人认为,在出租车涨价之后,如何将增收全部归司机所有,需要监督。

  听证参加人、广州市政协委员宋川说:“企业不得提高现行承包费标准,或是减少现行承包费优惠政策,但因为司机和企业之间是协议的关系,很难区分出来这一次优化调整后的价格,司机应得的部分。怎样确保利益归于司机,还需要交管部门出一个公开的方案,以便于各方面遵守和监管。”

  对此,来自广骏出租车公司的企业代表、听证参加人罗海鹏表示,调价后,如果公司将调价的福利分给司机,就会留住司机。“企业迫切需要解决行业的缺员问题,如果行业主管部门出配套的方案,不仅帮企业留住了人,也便于进行监督和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