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学习医生倒下 要让更多医生别倒

  市民论坛

  去年12月16日凌晨,安徽省六安市裕安区丁集镇中心卫生院外科医生方培虎猝死在值班室内,年仅31岁。然而,1月25日,裕安区卫计委一则《关于在全区医疗卫生系统开展向方培虎同志学习活动的决定》引发轩然大波,医生纷纷表示,“不学,要好好活着”(《解放日报》2月6日)。

  医生猝死,令人悲痛。然而,裕安区卫生部门却开展了学习活动,这看起来颇为荒唐,但细究起来却意味深长。类似的学习活动,此前并不鲜见。比如,2006年,河南滑县女教师杜继红因劳累过度而去世,当地教育部门就发布了《关于开展向杜继红同志学习的决定》。当然,我们不应简单地将学习活动理解成鼓励过劳死,相关部门想表达的意思,当然是学习过劳者敬业爱岗的“精神”。但是,相关部门更大的目的,恐怕还是给自己脸上贴金——通过大张旗鼓的活动,让上级与广大群众知道,自己培养了一个鞠躬尽瘁的模范。

  无论是出于哪一种动机,相关部门组织的学习活动都是不妥的,并且也掩饰不了自己的失职——无论是医生还是教师,长时间超负荷工作,都表明相关部门没有尽到监管责任,说严重一点,便是对违反《劳动法》现象没有给予有效解决。

  我们先看一组数据。1月9日,中国医师协会发布的《中国医师执业状况白皮书》显示,我国三级医院医师平均每周工作51.05小时,二级医院为51.13小时,大大超过每周40小时的标准工作时间。同时,仅有不到四分之一的医师能够休完法定年假,甚至还有4.4%的医师“不知道自己有年假”。在这一串数据的背后,所发生的医生过劳死,并非个例。据不完全统计,2017年见诸媒体的有关医生猝死案例,就达到31起。

  毫无疑问,医务人员不能如此过度“敬业”,不能冒着生命的危险忘我地工作。医生保障公众身体健康的前提,是要让自己保持健康。显然,各级各地卫生主管部门最该做的事情,是想方设法加大医生的培养,充实医务人员的队伍,减轻医生的负担;同时不断深化医疗改革,让医疗资源与医者力量都实现均衡。当然,做到这些,非一朝一夕之功,但必须有紧迫感、使命感,毕竟,医务人员紧缺的事实不是刚刚发生的,多年前就有相关数据,卫生主管部门当然更清楚。

  所以,增加医疗卫生投入,大幅提高医生待遇,增强医生职业荣誉感,是吸引年轻人从医的关键所在。某种意义上说,医生长期加班,超负荷工作,未必是自己所愿,更多是因为形势所迫。因此,有关部门不仅不能组织活动,学习医生的倒下,反而要反思,为什么医生会倒下。只有反思加行动,才能避免更多医生倒下,让医生和病人都能够“好好活着”。

  ◎湖白 媒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