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用经济学看懂这个复杂的世界
如何用经济学看懂这个复杂的世界
  《经济学通识(第二版)》
  薛兆丰 著
  北京大学出版社 2017年

  通识

  改造“世界”,非经济学所长;但改造“世界观”,却是经济学的强项。

  薛兆丰

  作者简介

  薛兆丰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北京大学法律经济学研究中心联席主任。

  以纯朴的眼光看,人类至少面临四项普遍约束:(1)东西不够;(2)生命有限;(3)互相依赖;(4)需要协调。人类种种制度安排,一概是为了应付这些约束而衍生的。粗略地概括,这四项约束对应着四类经济理论:(1)需求定律;(2)利息理论;(3)制度理论;(4)宏观理论。这既是通过经济学原理看社会万象的视角,也是本书排列文章的基本框架。

  东西不够,生命有限,互相依赖,需要协调——如果我们反复从这四类约束来理解社会,我们就很容易察觉人类社会的一些不同寻常的特点。

  首先,人类主要以社会的方式而不是自然的方式展开竞争。在大多数场合里,我们不是直接肉搏,而是依照各种各样的人际安排和规则,迂回地争名逐利。生产、经营、求学、交友、成家、结社、诉讼、发表、集会和选举,都是既文明礼貌,又毫不含糊的竞争。认识这些人际安排和规则,几乎就是认识竞争的全部。

  其次,竞争与合作不可分。两个原本单独卖烧饼的人,结成团队来卖烧饼,貌似竞争由于合作而消减了,但他俩合作恰恰就是为了与其他对手以其他方式展开更激烈的竞争。增加合作,并不意味着减少竞争;要鼓励竞争,也未必要靠遏制合作来实现。我们深化对合作的理解,也就是深化了对竞争的理解。

  再有,贫与富未必有关联。除了抢劫和征税等短暂效应外,贫穷和富裕并非总是因果相关的。社会中的少部分财富,是来自于自然界并且可直接享用的,比如山鸡、野果、阳光和空气;但大部分则源自于技术和制度创新,并以无中生有的方式创造出来,比如汽车、轮船、电影和软件。纵观全球,有些地区一贫如洗,有些地区则灯红酒绿,其间的差异绝大部分是技术和制度创新造成的。也就是说,穷人往往不是富人的牺牲品,而富人也往往没有亏欠穷人。

  更重要的是,观念的力量是惊人的。人类因荒诞观念而招致的伤亡,包括战争等,往往与自然灾害所造成的伤亡不相上下。令人深思的是,打着善意的旗号所犯下的罪行,也往往比明目张胆的犯罪造成的破坏更深重。在美国“9·11”事件中,恐怖主义者公然地杀死了三千人,而以美好愿望为诱因而引发的战争或饥荒,则可以造成数以千万计的伤亡和病残。

  用什么样的眼光,就有什么样的世界。此时此刻,你可能认为(1)保障房能降低房价;(2)减少份子钱,能够增加出租车司机的收入;(3)药品价格过高是药品流通的环节繁冗导致的……但只要你翻一下这本书,就会发现这些在社会上根深蒂固、在你看来不言而喻的观点,都是经不起推敲的。

  随着阅读和思考的深化,你将逐渐学会把“愿望”和“结果”分开来衡量;你知道不仅要看“局部”,而且还要看“全部”;你不仅能看见“别人看得见的”,还能看见“别人所看不见的”;你会发现“事实是什么”比“别人怎么形容”更重要;你还会觉得不少过去看来理所当然的因果关系其实颠倒过来才对。

  (原文有删节,标题为编者所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