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巨大 逾一成受训学生家庭年花费2万
  学生们在教育机构参加培训。(资料图片)

  中国教育学会的数据显示,2016年我国中小学课外辅导行业市场规模超过8000亿元,参加学生规模超过1.37亿人次。而据新浪数据中心联合一起作业发布的《2017全国中小学生课外培训调查报告》,在为补习“埋单”的家庭中,一半以上中小学生每年参加课外辅导花费2000~10000元,更有13.7%的家庭每年花费达2万以上。面对庞大的培训市场,一众培训机构在抢占市场时各显神通,但由于此前课外辅导班准入门槛低,机构良莠不齐,也存在一些无证经营、虚假宣传等现象。而随着新修订的民办教育促进法在2017年9月1日正式实施,广东省具体实施细则一旦出台,培训市场必将得到净化。

  半数辅导班学生年花费2000~10000元

  中国教育学会的数据显示,2016年我国中小学课外辅导行业市场规模超过8000亿元,参加学生规模超过1.37亿人次。而新浪数据中心联合一起作业发布的《2017全国中小学生课外培训调查报告》显示,在为补习“埋单”的家庭中,一半以上中小学生每年参加课外辅导花费2000~10000元,更有13.7%的家庭每年花费达2万以上。

  调查显示,多数高收入家庭不在乎孩子参加课程的价格和培训机构的知名度,而更在乎孩子参加课程的教学质量与效果,以及孩子是否对培训课程感兴趣。广州家长秦女士有两个孩子,她算了一笔账——大宝上小学五年级,数学寒假班收费是1500元,上7天课;英语班也是1500元;还报了一个机器人足球营,6节课1280元。而学钢琴最费钱,一节课200元,一周一节,还有100元的陪练课,一周一节。光是大宝的学费,秦女士就掏了5500元。“我们算省钱的,很多孩子家长到寒假会把孩子送去美国、英国、澳大利亚等海外冬令营,花的钱更多了。”秦女士说。二宝在上幼儿园大班,报的思维能力班学费1400元左右。这样算起来,两个孩子的寒假学费7000元,还不算相关的交通、饮食等费用。

  业内人士分析,80后家长们对教育类产品的消费需求旺盛,消费意愿也日益高涨,孩子对教育支出逐渐成为家庭消费日益重要的方向。广州市教育局相关负责人介绍,2011年广州市小学生人数约为82万,到2015年底,人数增长到93万余,平均每年增长2万多。随着“全面二孩”时代来临,增速可能还会加快。预计到2020年,广州小学生人数将达108万。庞大的学生规模,也支撑起了课外辅导行业规模庞大的用户群。

  培训市场繁荣背后存乱象

  专家认为,当前我国存在的校外教育培训热,主要原因在于义务教育不均衡,存在幼升小、小升初择校热,加之用单一的分数标准评价学生,导致以应试为特色的各类教育培训机构呈现野蛮式生长。广东省校长联合会会长、广州中学校长吴颖民在接受信息时报记者采访时认为,补习热之所以这么疯狂,根源在于利益链。比如小升初,由于优质生源是民办学校的生命线,失去了笔试考试,民办学校将失去保障,为此他们必须借助机构来帮忙考试招生,机构则利用民办学校加码搞培训,而家长想求得好学校,不得不求助于教育机构,三者之间形成了封闭的利益链。

  在课外培训市场繁荣的同时,也存在一些乱象,如无证经营、虚假宣传、收费混乱、卷款跑路等负面新闻,严重影响了行业的健康发展。一些民办教育培训机构还存在加剧应试教育、刺激家长教育焦虑的倾向,不仅损害了学生权益,也恶化了教育生态。一位课辅行业资深人士指出,市场呈现出“大而分散”的特点,95%以上的市场份额被数量众多的中小型机构占据,“碎片化”特征明显;市场上也存在一些脱离有关部门监管的违规办学机构;一批校外培训机构,利用政策法规执行时的漏洞,以教育咨询、技术服务等形式在工商部门注册,却开展针对学龄段的培训教育。

  曾在一家中小型辅导机构工作过的陈涛告诉记者,一些培训机构宣传的资深名师随处可见,但真正的名师并不多,甚至根本没有。很多辅导班的任课教师以应届本科生为主,连研究生都很少。“有的机构宣传所说的名师确实有,但他们基本不上课,主要负责为新老师进行岗前培训等。”

  业内人士表示,上述情况的出现,跟此前监管界限模糊有关。因为修改前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办教育促进法》第66条规定:“在工商行政管理部门登记注册的经营性的民办培训机构的管理办法,由国务院另行规定。”一些咨询公司因此在工商部门注册一家咨询公司就可从事教育培训行业,花几万块钱租几间教室、找几位老师、再起个吸引眼球的名字,买几本教材就能进入这个行业,门槛极低。而在教育部门申办教育培训需要一定的资质和规模,办学门槛要高得多,一些比较大型的教育培训机构,都会在属地教育部门备案登记。

  促进法细则制定 助市场健康发展

  针对目前培训市场中存在的乱象,广州市教育研究院副研究员李清此前接受采访时曾表示,应从多方面加强对民办校外培训机构的监管,比如制定民办校外培训机构监管的国家标准,工商部门切实履行民办校外培训机构的监管职能,鼓励教育评估组织参与对民办校外培训机构的治理,建立健全全国联网的民办校外培训机构信用信息系统及全国统一的数据库、查询平台等等。学大教育广州总校长詹重贵也表示,从整个行业看,教育部门加强对培训机构的教学督导,提升培训机构的办学水平,有利于行业健康发展。“比如可以组织专业力量对培训机构的教学质量进行评价和评估,并将结果向社会公布。”

  而随着新修订的民办教育促进法删除了第66条的规定,并在2017年9月1日正式实施,意味着教培机构不能再简单注册成教育咨询公司或教育科技公司。民办机构应先向教育局申请办学许可证,取得办学许可证后,营利性机构向工商局申请登记为公司,非营利性机构向民政局申请登记为民办非企业法人。新修订的民办教育促进法明确了教培机构同时受教育局和工商局监管,而且必须取得办学许可证。记者了解到,目前广东省、广州市对于新修订的民办教育促进法具体实施细则正在制订中。广东当代民办教育管理研究院院长张铁明教授表示,虽然新修订的民办促进法广东正在制订细则,但在2017年9月1日之后,机构无证办学的风险增大很多。而其实在此前,广州市教育部门在《广州市义务教育阶段学校招生工作指导意见》(穗教发〔2015〕11号)下发后,也曾对个别违规培训机构进行了约谈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