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堪前妻骚扰 要求付抚养费行吗?
  你这么“闹事”,就不考虑一下孩子感受吗?

  信息时报讯(记者 何小敏 通讯员 余竫佳 甘岸伟)夫妻离婚后各自开始新生活。然而,张先生却遭到前妻王女士的不断骚扰。两人离婚时本约定王女士无需支付孩子的抚养费,但因不堪王女士骚扰,张先生以要求王女士支付小孩抚养费为由将王女士告上法庭,法院最后是怎么判的呢?以下一则案例为您解析相关法律问题。

  重组家庭,前妻反复“闹事”

  据了解,张先生与王女士结婚三年,育有一子,然而由于二人性格不合,摩擦不断,最终分道扬镳。二人达成离婚协议:两岁的儿子阳阳的抚养权归男方所有,女方不需要支付抚养费,并享有探视权,男方赔偿女方1万元的精神损失费,婚姻了断。

  不久,张先生重组家庭,还有了第二个孩子。王女士以看望儿子为由经常到张先生家并常发生口角。2016年以来,愤怒不平的王女士几乎天天去张先生的新家对其进行语言挑衅。

  妇联调解,前妻仍分毫不让

  市妇联接到该调解案件后,组成了由妇联干部和心理咨询师、律师等多方参与的多元调解小组,反复多次耐心沟通。对于张先生,阐释其对孩子应尽全部抚养义务,和女方为了800元对簿公堂会伤害孩子情感,最后从教育孩子和处理家庭关系方面入手,讲解避开和减少双方矛盾的措施。对于女方,考虑到其离异后长期一人,属于弱势,第一次的接触从关心关爱的角度对其强烈的激动情绪进行安抚;第二次则从关爱孩子角度引出母亲抚养照顾未满18周岁子女是应尽义务,母爱不可缺失;第三次则表示其探视权可得到保障,但探视的前提是保障孩子生活学习不受影响。

  张先生态度平静,表示接受调解。而王女士却态度强硬,对张先生及其现有家庭怨气很深,虽然对调解小组的建议有所认同,但并不接受调解,表示自己完全无支付抚养费的能力,并希望张先生成为被告受到法庭审判。

  两审判定,纠纷终得解决

  张先生对王女士的言行忍无可忍,以阳阳为原告,自己为法定代理人,向法院起诉王女士应承担抚养费,要求王女士每月支付抚养费2000元。一审法院综合考虑王女士的经济状况,判处王女士每月支付阳阳抚养费800元。王女士以自己不具有支付能力而张先生完全具备抚养能力为由,提出上诉。

  二审法院认为,王女士年龄不大、文化程度不低,完全有工作能力,对婚生孩子有抚养责任。而张先生生意出现困境,于是,在综合考虑后,一锤定音:维持一审法院判决,王女士每月支付孩子800元抚养费。

  法官说法

  抚养费按子女需要

  父母能力等综合确定

  《婚姻法》第三十七条规定:“离婚后,一方抚养的子女,另一方应负担必要的生活费和教育费的一部或全部,负担费用的多少和期限的长短,由双方协议;协议不成时,由人民法院判决。”

  离婚后,双方可以通过协议约定子女抚养权、另一方应负担的费用及探望方式。双方无法达成协议时,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对于子女抚育费的数额,可根据子女的实际需要、父母双方的负担能力和当地的实际生活水平确定。有固定收入的,抚育费一般可按其月总收入的百分之二十至三十的比例给付。无固定收入的,抚育费的数额可依据当年总收入或同行业平均收入,参照上述比例确定。

  本案中,一、二审法院根据法律规定及双方当事人之间的协议,确认了张先生的抚养权,并支持了张先生要求王女士承担抚养费的请求,但是考虑到王女士暂无职业,判决其每个月承担800元的抚养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