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留下的悬念

  市场观察

  刚刚结束交易的2017年,如果称之为价值投资理念确立元年,应会得到许多人的首肯。不过,如此郑重其事的“总结+预言”,会否重蹈当年对前景广阔的成长股一样的“覆辙”,最后演变成市场“炒作”的借口,这仍是悬念。

  但不管怎么说,价值是股市投资的本源。从历史上看,其实“价值”二字无时不在市场参与者的口中,但一旦回顾起来,其“形象”还是迅速由丰满转为骨感。笔者的印象是,每次漫漫熊市中,大家都能获得价值股送来的“秋波”,典型的如1995年熊市中的泸州老窖、2005年那波熊市中的五粮液,以及本次的贵州茅台(酒类股之外,当然还有其他绩优股),但水落石出不抵恐慌氛围下的犹豫和忽视。过后随着行情的走牛,画风突变,投机股的爆发力给投资人带来更大的震撼。于是,牛市中价值投资总是被淹没在投机大海中。

  细究起来,价值股是和好公司联系在一起的,但与好股票却不一定能合体。价值创造的公司讲究的是耐力,可以跨越经济周期。但牛市里,投资者追求的多是爆发力的股票,这种股票需要各种花里胡哨的故事,而这种故事在踏实经营的价值公司里较少出现。当市场牛短熊长成为共识,真正的价值公司数量少且尽管长线很牛短线也不免随波逐流的氛围下,注重爆发力渐渐成为投资时尚,市场的投机气氛渐积渐厚也就是一种必然了。

  刺破这种气氛,不让其“死灰复燃”,单靠价值股的靓丽表现是不够的,因为当价值股变成了市场的好股票,资金追逐之下仍有演变成价值投机的可能。因此价值元年之后,能否持续到N年,这是个需要不断推进的系统工程。笔者觉得,至少还须几个方面的坚持:一是此前笔者提过的“市场既有百元大股,也应有不值一元的仙股”,即价值创造股空间无限而价值毁灭股一文不值还乏人问津,这就需要继续完善退市和资产重组制度;二是要让投资者养成分析和挖掘价值公司的习惯,从IPO开始,就应对发行公司有充分的认识,打新不应像目前这样盲目进行,这就需继续推动新股发行的市场化进程;三是投机风所生存的土壤,如内幕交易、操纵等的严管,还要有魔高一尺道高一丈的准备。

  其实,这些都在改革的路途中,只是工程进展有快有慢而已。只要严监管的思路没有改变,A股逐步走上理性健康的轨道,将是指日可待的事情。价值投资元年,或许并无多大悬念。

  王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