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博物馆,和孩子平等地交流

  《国家宝藏》的热播,让“国宝”与“博物馆”又一次成为热议话题,越来越多家长都选择假期带孩子逛博物馆,但是,如何让小朋友接近“宝藏”,打开博物馆的“正确姿势”你掌握了吗?广东省博物馆馆长助理、教育推广部主任王芳认为,逛博物馆是一种生活习惯,要“立马见效”是不大可能的,但是总体上提升审美、认识艺术,对人的终生学习是有好处的。家长应将逛博物馆视为一种长期的滋养,不要总想着“灌知识”,而更多是让孩子获得美感、触动再次思考。专题策划/撰文 信息时报记者 黄文浩

  推荐人:王芳 广东省博物馆馆长助理,教育推广部主任

  《博物馆里的中国》系列丛书

  主编:宋新潮 潘守永 出版社:新蕾出版社

  这是由博物馆专业人员写给小朋友们的一部丛书,讲述了近千件珍贵中国文物的传奇身世,涵盖破译化石密码、揭秘消逝的文明、阅读最美的建筑、大美中国艺术、发现绝妙器皿等多个主题,以十册内容构成一座小小家庭博物馆。绘本和照片结合的形式适合孩子阅读,同时也可以作为一套博物馆的参观指南。

  《扬帆航海》与《深海奇旅》

  主编:魏峻 王芳

  出版社:暨南大学出版社

  “海上丝路绘本”系列丛书是由广东省博物馆所策划出品,这套立体书将专业展览以孩子的视角重新解读。《扬帆航海》通过南澳一号宋代沉船,展示了宋代海上丝路通商的路程、各国特产、文化、主要通商贸易品等。《深海奇旅》则从不一样的角度,带孩子了解水下考古的乐趣。

  《博物馆里的动物园》

  主编:广东省博物馆

  出版社:译林出版社

  “文物动物园”是粤博在2016年推出的一个轰动性的展览,粤博首度尝试从儿童的视角来诠释动物造型的文物,建立文物与儿童观众沟通的桥梁。这套配合推出的展览少儿图录共有5册,将展览上的文物以活跃的卡通形式加以呈现,很好地提升了孩子对这些古老的文物接受度,同时激发想象力与艺术创造力。

  《青铜国》

  主编:上海博物馆

  出版社: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

  在《国家宝藏》中,上海博物馆选择了大克鼎、商鞅方升、朱克柔缂丝莲塘乳鸭图三件文物参加“国宝比拼”。青铜器可谓上博的重点收藏,这本专为6至9岁儿童创作的文物游戏书,通过画面、文字、贴纸游戏等形式,让孩子对青铜器产生初步的认识。在该书成功后,上博今年还推出了另一本游戏书《乐游陶瓷国》,带小朋友通过游戏领略中国的陶瓷之美。

  《儿童艺术博物馆:和孩子一起欣赏世界名画》

  作者:克莱尔·德·阿尔古 著,任真 译

  出版社:人民美术出版社

  出国逛博物馆已是很多人旅游的必备项目,人们总是带着对“世界名画”的向往,而对儿童来说,欣赏这些艺术品精华能在潜移默化中对培养美感、激起表现美的欲望有很大帮助。这套书分三部分,分别呈现西方自文艺复兴以来各个时期经典画作、人类艺术各个发展阶段的代表艺术作品以及战争题材画作,主打讲故事和细节导赏,适合家长一起学习。

  《来到博物馆》系列丛书

  作者:杰西·哈特兰 著,王田 译

  出版社:清华大学出版社

  恐龙、狮身人面像、陨石是怎么来到博物馆的?一件文物从发现到展览,需要许许多多的人付出他们的智慧和劳动,了解这些背后的故事,是孩子们与文物建立起联系的重要途径。作者用新颖的思路,将博物馆展品背后的历史、人与故事抽丝剥茧般地展现在小朋友面前,让他们对科学、文化和历史领域的研究形成一种纵向的认知。

  链接

  家长也要纠正自己对博物馆的认知

  家长带孩子逛博物馆,事先做点功课必不可少,最方便的办法是看下博物馆的微博和微信,有哪些展览、有什么重点藏品,做到心中有数,而不是随便地“溜娃”。王芳也提醒家长,像广东省博物馆等一些大型博物馆,不见得一次性就能看完,最好是分期来,每次也不要特别疲惫,不要“贪心”地一定要看完什么。

  需要留意的是,“有的放矢”并不意味着以大人的观点去左右孩子的注意。王芳表示,在博物馆看展览是进行亲子交流的机会,每个人应允许有自己的观点,让孩子多说多表达,“就像现在博物馆更尊重观众一样,观众的观点、概念是平等的,希望家长能够更尊重孩子。如果家长不是特别武断的、一定要把自己的概念让孩子要记住的那种,他应该是把博物馆视为比较轻松的、很好去聊天的一个地方。”

  孩子在博物馆可能问很多个“为什么”,一方面家长可尝试去回答,另一方面博物馆也是解答问题的后盾。以粤博来说,为帮助孩子理解展览,会配合推出以初中以上标准设计的“爱粤读”,旨在让观众通过阅读对展览扩展理解,而以小学生为主要目标的学习纸则设计得比较好玩一些,增加了“寻宝”或完成小任务之类的互动,家长可以留意取阅。

  随着文博观念的发展,博物馆还出现了专门以孩子为目标观众的展览,粤博在2016年推出的“文物动物园”展览就是其中代表,首都博物馆今年推出的“读城——发现北京四合院之美”也是面向青少年观众为主。王芳介绍,“过去展览更多的是‘灌’,我有啥就给你讲啥,像教科书一样,不见得能够吸引小孩”,而这类展览更强调的是互动体验,让孩子可以上手、探索发现,在同伴之间进行交流,促进他们的思考,从而有所收获。

  孩子看文物的视角是跟成人有很大区别的,普遍来讲,能够让他们记住的,通常是一些规模很大的或是有视觉冲击的文物,但王芳表示,也有很多时候,孩子参观了很多,但不一定能记住什么,这就涉及到怎么样提升参观体验的问题了。“就像《国家宝藏》里讲一个小的香囊,在一件文物后面,我们更多地是想讲后面所蕴含的故事,不是关注器物是不是大、是不是精美、是不是皇家的,而是去引申更多在地(的内容),比如博物馆为什么会有这件东西?它是怎样出现的?它和我们的生活有什么关联?和孩子的生活有什么关联?”她建议,家长可以鼓励孩子找一件喜欢的或者有感觉的展品,说出他和这件文物有什么关联,效果会更好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