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瑟尔女士”凭什么了不起?
“纽约版罗子君”都不足以形容她
  女主角米琪的饰演者蕾切尔·布罗斯纳罕是美剧的老面孔,演过《实习医生格蕾》和《纸牌屋》等。
  《了不起的麦瑟尔女士》第一集就直接指出女主角米琪与丈夫之间存在的问题。
  女主角米琪在闺蜜的鼓励下找到人生新方向。
  与罗子君出身单亲家庭不同,米琪有一对有钱又有社会地位的父母。

  2017年即将翻篇的时候,“罗子君”又被人拿出来讨论,因为大家在高分美剧《了不起的麦瑟尔女士》身上,看到了罗子君的影子:老公也是与秘书发展婚外情,养尊处优的主妇重回社会这个“大熔炉”,只有自强才能笑到最后。

  可这部美国网剧终归不是狗血国产剧,女主角米琪·麦瑟尔也不是罗子君。因为米琪比罗子君生活得更精致更有品味,面对人生变故,米琪也比罗子君更沉得住气,那些被《我的前半生》故意忽略的女性成长细节,在《了不起的麦瑟尔女士》里通通都有。专题撰文 信息时报记者 陈慧

  了不起的米琪,比罗子君自信完美

  《我的前半生》大火之后,所有讲述“丈夫出轨,妻子离婚重新出发”故事的电视剧,都有了对比坐标。有人就把《了不起的麦瑟尔女士》看作“美版前半生”,上世纪五十年代这位美艳少妇米琪,则是“纽约版罗子君”。只是对比42集的国产家庭剧,这部一共8集的美剧在第一集就直接摊开米琪看似梦幻般的婚姻生活存在的问题。

  丈夫乔在喜剧表演失败后,像个孩子般负气收拾东西准备离家出走,米琪追问缘由,等到了“女人最痛”的一句话,“我出轨了。”身为公司高管的乔,毫不意外地与女秘书在一起了。即便比罗子君早出生五十多年,米琪从没有老旧的抓奸行为,也没有一哭二闹三上吊这种招数。被出轨时,她想的是即将到来的30人宴会该怎么办?耐着性子劝老公先练习好“如何离开自己”,以及不失教养地吐槽第三者是个连电动卷笔刀都用不好的“蠢秘书”。

  这种沉稳、自信,足以让米琪和罗子君区分开来。面对第三者凌玲,罗子君是自卑的,因为对方能理解老公陈俊生工作上的苦恼,而她只是被“圈养”的金丝雀。米琪的自信则来自方方面面。许多人把她奉为“精致女孩”的绝佳例子,25岁的她会等丈夫睡着之后再起来卸妆,在丈夫醒来之前,借着早早留好的窗帘缝隙,被光叫醒之后上妆;育有两子,曲线身材比少女还诱人,即便是怀孕期间,“麦瑟尔女士”也保持着每天测量大腿围小腿肚还有腰围、胸围的数据,为的就是不让自己肆意放松;更别说她全力支持丈夫的兴趣爱好,乔幻想自己能成为出色的喜剧演员,非要去酒吧表演,米琪就炖好酒吧老板爱吃的牛腩,为老公争取到更好的表演时间,还用小本本记录下什么段子好笑,观众笑了几次等等。

  可为什么这样完美的夫人,最后还是被丈夫出轨了?许多网友感叹这或许是女性在不同年代的一个共同点,两性关系中即便是米琪这样人见人爱的类型,也会因为过分出色导致失婚。

  了不起的米琪,有喜剧女王的影子

  仅仅停留在失婚失意这个情节,不足以让《了不起的麦瑟尔女士》获得豆瓣9.1分的高评价。不像罗子君那样有“外挂”大神贺涵帮忙,失婚的米琪在醉酒之后挖掘出人生另一个可能性——她可以成为很好的脱口秀演员。借着酒劲,米琪把自己的悲惨遭遇讲给了酒吧观众,大家被她的用词、故事逗乐,全都是乔想要而不可得的待遇。在酒吧管理员苏西鼓励下,米琪渐渐认识到自己对脱口秀的热情,两人结伴准备大干一场。

  由此看来,米琪与罗子君最像的地方就是,她失意的时候也有闺蜜陪伴。但苏西不是唐晶,她很毒舌,到米琪家不忘吐槽豪华摆设“难道是白金汉宫?”也注重利益,强调组队是为了走红成名。其实面恶心善的她只是不懂如何与人相处,她和米琪在小屋吵架的戏份温馨有趣。苏西毫不留情地指出,米琪要成为真正的喜剧演员,“就不能总装做是家庭主妇,必须成长,不能疲劳不能软弱。”米琪也说出“在我哭的时候,你要给我拍背还要听我聊老公孩子,这就是私人经纪人要做的事。”看了那么多塑料姐妹花的反目事件后,这才是闺蜜的正确打开方式。

  当然,《了不起的麦瑟尔女士》也有槽点,情节设置被质疑过分梦幻。米琪大无畏离婚的背景是,她的高知父母就住在同一栋楼里,她可以指挥工人把所有东西都搬到父母家,曼哈顿上西区贵妇生活依旧。缺钱也不是大问题,她异想天开要去应聘电梯管理员职位,此路不通就转而应聘化妆品柜员,顾客都爱听她推荐,客似云来。

  入了戏的网友还在真实世界里找到了对应之人,那就是美国喜剧女王琼·里弗斯。她和米琪一样,是出生在纽约的犹太姑娘,同样嫁给有钱人,但与服装大亨后代的婚姻仅维持了6个月,最后像米琪一样走上了脱口秀道路。

  据说亚马逊已经续订了《了不起的麦瑟尔女士》第二季,那琼的经历或许能给我们指清“米琪”的故事,她很有可能拥有自己的深夜秀,成功坐拥巨大财富。但就像女主角蕾切尔·布罗斯纳罕所说,“米琪”未必是琼·里弗斯,因为“米琪知道自己很有魅力。她知道自己做的很好,也会第一个告诉你,但琼·里弗斯幽默感来自于她归属感的缺失,她一直把自己当成‘丑小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