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太多,地球已经不够他们玩
钱太多,地球已经不够他们玩
马斯克、贝索斯等欧美亿万富翁开太空旅游、建太空旅馆、寻外星生命、造飞船送人上火星……
  亚马逊创始人贝索斯12月成功试飞并回收“新谢泼德”飞行器。
  微软联合创始人保罗·艾伦创办的公司今年5月发布了全球最大双机身飞机“大鹏”。
  美国房地产大亨比格洛计划2022年把充气式“太空酒店”发射到月球轨道。

  (上接B02版)

  美国航天飞机

  30年烧钱2000亿美元

  马斯克和贝索斯走的太空探索路线很相似,两家公司近年也屡屡围绕资源、专利展开激烈争夺,两人为此多次在社交网站上公开对掐。

  同时,两人都对太空探索的现状非常不满。和许多人一样,他们以为,登月40年之后,人类应该能往返太空,并在火星上建立殖民地。

  现实是,NASA这些年来的大部分预算都投给了国际空间站以及运送宇航员和物资的航天飞机。直到12月1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才签署太空政策指令,宣布美国宇航员将重返月球并最终前往火星。白宫的声明同时提到,美国重返月球,美国私人航天企业也要出力。

  最大的障碍是成本。摆脱地球引力、穿越大气层,都是一个很贵的。NASA称,发射航天飞机的平均成本约为4.5亿美元,但科罗拉多大学的研究人员在2011年进行的分析显示,这一数字接近15亿美元。按总数计算,持续了30年的美国航天飞机计划在2011年7月终止前,耗资近2000亿美元。

  无论是私企还是个人,太空要成为切实可行的目的地,成本必须大幅降低。欧美的亿万富豪太空探索者,试图通过创业精神和现代制造技术,颠覆传统航天业。

  为了太空梦

  贝索斯每年卖掉10亿美元股票

  今年4月,贝索斯透露,为实现把人送入太空的梦想,他每年卖掉10亿美元亚马逊股票,向蓝色起源公司提供资金支持,“所以蓝色起源的商业模式颇为‘烧钱’。”

  马斯克和贝索斯都想通过回收再利用,来节省成本。这样的想法合情合理,硅谷太空中心创始人肖恩·凯西说。“没有人会开一架波音747到欧洲,然后一降落就粉碎它。那些飞机可以连续用上40年。航空业是唯一一个会把交通工具用后即毁的。”

  为降低成本 他们要回收利用火箭

  马斯克的太空探索技术公司“猎鹰9号”的发射成本约每次6000万美元。大点的“重型猎鹰”能抵达更高的轨道,成本为9000万美元。这两个数字都没有计入回收再利用带来的成本节约。

  今年3月,太空探索技术公司利用翻新的“二手”火箭把一颗商业通信卫星发射上天,为人类太空史上第一次。火箭第一级在完成任务后,再次成功软着陆在大西洋中的一艘船上,距火箭重复使用的最终目标再迈一大步。

  12月,太空探索技术公司还首次实现了利用“二手”火箭向国际空间站发射“二手”货运飞船。此前的飞船都是一次性使用后即报废,而“龙”飞船是世界第一种可重复使用的货运飞船。

  与之对比,蓝色起源公司的“新谢泼德”火箭虽已多次成功回收,但因其是亚轨道飞行火箭,回收难度相对较低,因此蓝色起源公司的发射实力被认为稍逊一筹,其最新研发的“新格林”火箭也被寄予厚望。

探索太空规则面临改变

  无论是基于何种原因,这些富豪之间的新型太空竞赛将影响并改变这个游戏的规则。

  1967年正式生效的《外层空间条约》,规定了各国平等探索和利用外太空的原则。其中包括,不得通过提出主权要求,使用、占领或以其他任何方式把外层空间据为己有等。

  2015年11月,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签署了《美国商业太空发射竞争法案》。该法案取消了对太空创业公司的诸多限制,首次以国家法律形式允许私人外太空采矿并规定所得资源归个人所有,引发了诸多争议。很多人认为此举违背了《外层空间条约》。

  有分析认为,随着政治局势和商业形势的变化,《外层空间条约》也应该与时俱进、有所变化。

  英国媒体数月前公布的数据显示,全球最富有的500人中,有16人投资了太空产业。同时,投资公司“太空天使”不久前发布报告,预测已有超过225家私人太空企业获得了融资,而这一数字在2009年仅为33家。2016年大约有31亿美元投向这些企业,而2011年仅为4.09亿美元。

  太空不是属于某个国家的,更不是私人的,而随着越来越多私人进军太空探索领域,其行为应该如何规范,也是个不小的命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