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雕设计师温秋雯:
以纸造物,给传统花灯换身现代“时装”
  温秋雯在工作室内进行纸雕作品创作。
  某商场品牌美术造景设计作品。
  温秋雯为fiveplus年会制作的表演配饰。
  歌莉娅225概念会所馆藏作品。
  毛胚工作室纸雕展览。
  温秋雯的纸雕作品。

  (上接A05)

  谈创作

  “要看清自己的位置和保持敏感”

  温秋雯创作时不爱画稿,“那些已在我脑海里了,为什么还要画出来呢?”她喜欢在创作时随手做点不同改变。一个星期,一个月,一年……这种“随意”的背后则是并不随意的构思过程。当然,构思少不了灵感,也与积累有关。“看清楚自己的位置和保持敏感,特别重要。”在她看来,创作者一定要涉猎广泛,绘画、书籍、电影、音乐等都能带来养分。“优秀的作品会刺激你,因为你还达不到,就会有一种刺痛感。”当创作者不断地被这些所刺激时,就可以很好地保持敏感性。

  Sandy Skoglund是她很喜欢的艺术家。这位跨领域的美国艺术家,艺术背景多元,修过艺术史、版画、电影制作等,作品带着怪诞,有超现实的意味。蓝色的房间,刚起床的少年,有各式各样的红色金鱼在里面跳跃;灰紫色的厨房,橙红色狐狸在里面走来走去,一只接着一只……通过特别的场景,人物的位置、物品的摆放,内容如默剧般地呈现。这种奇幻诡谲的装置,让温秋雯着迷。每一件作品都犹如一幅电影剧照,或是绘本一景,带着强烈故事性。这也是她的目标。不过,她很清楚自己的位置:“我还只是个手艺人,不是艺术家。”

  温秋雯称,对一个创作者来说,除了保持敏感,认清自己的位置尤为重要。“一旦开始创作,你多少会知道自己的界限在哪,能力跟敏感度又到了哪。”当一个人知道了自己的位置,她就会开始行动,而不是产生妄想。

  现实中,温秋雯每次创作都少不了阵痛。在创作一组有关金乌的作品时,她找不到灵感,无从下手。烦恼之际,她甚至半开玩笑,要去网上买骨折的医学影像,打算告知客户她的手骨折了,作品暂时完成不了。“每次都会焦虑,你不知道灵感何时来。”温秋雯坦言。

  喜造物

“让纸雕作品走入人们生活之中”

  传统工艺自有独到之处。因此,温秋雯会去寻找最接近传统造型的素材,通过查看书籍、史料,或到各地的寺庙、壁画等去找到自己要的原型。她希望能在保存古代造型内核的同时,再去做外皮的改造。

  不过,若想走进当代人的日常,则需要融入“现代性”。“所谓传统复兴,就是要用另外一种方法,让大家感受到古代的东西是美的。”她在创作时便会加入一些新元素。如在狮子花灯上,她正考虑着将更多纸雕元素通过狮子的眼睛去表达,山峦、庙宇等可皆在“一眼一世界”中。此外,她还计划着春节后跟着师傅学习如何用竹篾来编织花灯的骨架,尝试去做一些小型作品,之后还可供花灯厂去放大、量产,“让纸雕作品能走入人们的生活之中。”

  一类是自我表达类作品,一类是走入市场的作品。温秋雯游走在个人爱好与市场之间,对于前者,她更喜欢用白纸、黑纸、牛皮纸等更接近纸本身状态的材质,去承载自己想要表达的内容。对于后者,她则会用水彩纸、卡纸等来代替,颜色更细腻,色彩也更多元。

  大王具足虫、恐鸟、渡渡鸟、窃鹤……这些或稀罕,或灭绝的动物则是温秋雯的心头好。“它们离我们很近,又很远,带着一些神秘古老的色彩。”这些也是她纸雕里的素材,如今她已做了一个小小的渡渡鸟皇冠,未来还会有更多创造。她与花灯厂也在计划着制作更多的动物花灯:一种是古代神话动物,如狮子、狴犴等;一种是民间熟悉的动物,如玉兔、金乌等。“师傅们的工艺很好,眼眶的弧线、太阳穴的构造都很符合人体美化后的结构。”她指着桌边天王样式的花灯骨架说道。

  传统工艺的骨架,再加上极具现代性的外皮,她正在带来一场花灯的改良。

  对话

  “在传统形式上做包装进行创新”

  记者:纸雕与传统工艺的融合存在哪些难点?你会如何选择合作的商业客户?

  温秋雯:纸雕是现代艺术作品,创作者要懂现代性,这不是时间上的概念,而是作品本身传达的东西。但很多手工艺人又是非现代性的,他们工艺很好,但不理解现代性,就存在一种思维的差距,难就难在这里。商业合作上,如今会有更多的选择权,就是要理念契合。这一部分客户本身欣赏我的作品,会给予创作空间,整个设定由我来定,然后对方也愿意花钱来实施。但如果对方不喜欢我的风格,需要我去修正、配合,现在就不会去做,时间成本太高了,而且很多修改是无意义的“纠正”。

  记者:手工艺人与艺术家存在怎样的差距?作品呈现上又会有哪些区别?

  温秋雯:手工艺人能照着模型来制作,技法也很好,但在表达上会比较欠缺。(指着一幅图腾作品的另类组合)比如这个作品,我可以照着做,但是想不到可以这样表达,这说明我的敏感性还不够。手工艺人可以不在乎敏感性,只要将技艺做好,就能成为匠人。但艺术家就不一样,他们重于表达,有自己很明确的手法,有完全属于自己的体系,不好模仿,可能是万分之一的存在。不过,两者也没有高下之分,是追求不同。

  记者:还有哪些艺术家对你的影响是比较大的?更喜欢怎样的风格?

  温秋雯:达利是其中一位。他的风格多数是关于梦境和潜意识,极具跳跃感,是一位超现实主义的画家,还将超现实主义带到了艺术以外的领域。他的经历、生活等都很奇幻,有自己的剧场美术馆,有很多脑洞大开的作品,能启发人的想象力,探索潜意识。我很喜欢这种奇异、不合常理的风格。

  记者:传统手艺怎样才能更好生存?如何才能更好地将现代性与传统结合起来?

  温秋雯:“花会谢,河水会干枯,任何东西都有一个它停止的时刻。如果停止了,那就接受。”这是日本一位年轻磨刀手艺人所说的话,也给我带来了一些启发。其实古代的技艺、审美都是很好的。以我个人为例,我现在做的就是一个比较好的结合方式,比如不会去改动传统的狮子造型,继而在这个传统的形式外面去做外皮的包装,去创造我想要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