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旬老人想送老伴上医院洗肾
  麦伯坐在床边跟记者讲述自己平日如何照顾妻子。

  NO:1963档案人物:麦伯

  联系人:龙津街家庭综合服务中心曾社工

  电话:020-81862597

  心愿:每周一、周三上午有人帮忙送老伴去医院

  家住龙津街的麦伯今年已满八十岁高龄,是一名地地道道的老广人。在房子最里面的角落里,他用一块布帘隔出了一个小空间。麦伯掀开了布帘,看着正在熟睡的老伴,说道:“她今年也是八十岁,我今天早上刚刚送她去医院洗完肾回家。”

  从2010年开始,麦伯的老伴开始发觉自己的身体不对劲,麦伯说:“那时候,我们经常往医院跑,还住了三次院,但是,医院并没查出我老伴得了什么病。后来,我老伴整个身体都发肿了,她又去住院检查,这一次,检查结果显示她患有尿毒症。”从此,麦伯每天细心地照顾着妻子,除了带妻子去医院、去市场买菜,他很少会踏出家门。

  麦伯说:“我老伴生活无法自理,每当她需要大小便时,我就帮助她挪动到床边,用尽全力把她移到紧贴着床边的痰盂上。”在照顾老伴的过程中,有一个困难让麦伯非常苦恼。麦伯说:“即使是刮风下雨,每逢周一、周三、周五的上午,我都要带老伴去医院洗肾。我老伴虽然只有80斤,但是,我没有力气把她抱起来。把她从家里的床上抱上轮椅,到医院的时候,把她抱到体重称上、再抱到病床上,这几个动作,如果没有人帮忙,我完全做不到。”

  年轻时,麦伯曾当过3年的汽车兵,之后又到了广州市一汽巴士有限公司开公交车,直到1978年,麦伯才年满退休。麦伯说:“我老伴是附近的街坊,我们俩结婚后生了四个孩子。”麦伯详细介绍道:“我大女儿平时上夜班,很辛苦的。我大儿子开公交车,一个星期只有星期五可以休息,所以,每个星期五,他就要帮忙送我老伴去医院。我小女儿有工作,不过她力气小,也帮不了什么忙。最近,刚好她的工友的母亲也得尿毒症了,在同家医院治疗,去医院的时间一样。所以,她帮助工友把工作早点做完,拜托工友帮忙送我老伴去医院。我还有一个小儿子,但是,他已经失踪半年了,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麦伯说:“星期五有我大儿子帮忙,我就不担心。但是,星期一和星期三,如果以后,我女儿的工友不过来帮忙,我就不知道怎么办了。之前,我还找过外面的人帮助,一次要200元,也很难找到长期愿帮助的人。在医院里面,如果找护工的话,太贵了,我负担不了。”

  在聊天过程中,麦伯说话有些异常。麦伯摸着自己的左脸,说道:“2015年,我老伴的病最严重的时候,我左脸面瘫了。最严重的时候,我的眼睛和鼻子都会受到影响,说话时,眼睛会不自觉地流泪。我做过针灸治疗,也看过很多医生,但是,没有查出病因。”麦伯又看向床上正在睡觉的老伴,说:“我的脸已经慢慢缓解了,我也没怎么理这个问题。我现在最渴望的是周一和周三上午的时候,有人可以帮我把老伴送去医院洗肾。”龙津街家庭综合服务中心曾社工告诉记者:“六年来,我们家综一直尽力去帮助他们,给他们带来一些福利,居委会也在政策能力的范围内,给了他很多帮助。如果有爱心人士可以在周一和周三上午帮助麦伯送老伴去医院,请联系我们。”

  本版撰文 信息时报记者 陈少韩 实习生 智顼颖 本版摄影 信息时报记者 陈少韩

  本期刊出个案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