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三年展进行到底

  青眼有嘉

  王嘉(批评家)

  二十年前,我们几个广东美术馆的开馆元老聊到展览的未来走向,各执己见。我笑谈最有说服力的也许是三年展。理由是国际上的大品牌“威尼斯双年展”和国内刚开始的“上海双年展”都是两年一届,而就大型展览的人力物力投入,很多方面难免都有仓促之嫌。三年展的好处是,把运作周期加长,不管是艺术家的创作还是发挥美术馆“以研究为龙头”的作用,都有着更为深厚的意义。这些年,各地陆续兴起的三(双)年展也证明了这一点。作为展览模式的三年展,更是已经深入人心。

  2002年在广东美术馆举办的首届“广州当代艺术三年展”从第二届开始修订为“广州三年展”。名称小变,而三年展的模式保留下来。2005年第二届、2008年第三届都是如期举办。2011年的第四届提出了“三年展,展三年”的策划思路,把展览分为“启动展”、“项目展”和“主题展”循序渐进地推动,从2011年9月22日至2012年12月16日陆续开幕。第五届“广州三年展”因此而时间向后顺延,并且提出了“双展合并”的策划思路,“第五届广州三年展暨首届亚洲双年展”于2015年在广东美术馆举办。

  与此同时,广东美术馆的另一个展览品牌曾经以双年展的方式推进。2005年的首届“广州国际摄影双年展”,经历了2007年的第二届、2009年的第三届之后就暂停了。最近在广东美术馆盛大开幕的“广州影像三年展2017”的《前言》中写道:“从过往三届广州国际摄影双年展的历史沉淀到今天的广州影像三年展,除了坚持国际化视野和影像社会学的人文立场外,也在面对一个崭新的社会文化语境。广东美术馆重新开启了对摄影或者更广泛地说是对影像作为一种复合媒介其自身的独立性以及不同媒介之间所产生的跨越性思考,让我们在当下面对纷繁的影像媒介时,能够以更为开放的姿态来构建与不同影像艺术之间的深度讨论空间。”从观众的角度看到的是,第一,“广州影像三年展2017”其实就是首届“广州影像三年展”,尽管广东美术馆在之前曾经有过三届“广州国际摄影双年展”,但就展览方式而言,这“三年展”就是对“双年”节奏的改编。第二,从展览的推广而言,这是做得最含蓄的一次。尽管也有“与策展人一起看展览”、“与艺术家一起看展览”等公教活动,但是在传播的层面上更注重场内导览,而不像从前那样走出美术馆的自身空间去铺天盖地。

  三年展是最好的展览模式之一,笔者在20年前这样认为,现在仍然这样认为。美术馆和美术院校的区别在于,美术院校是培养艺术人才的地方,美术馆则是艺术人才的检验场。细心的观众也许注意到,与三(双)年展国际运作模式的区别在于,“广州三年展”和“广州影像三年展”都没有上升到国家馆的层面。“广州三年展”和“广州影像三年展”也没有像威尼斯双年展那样,集结着声势浩大的外围展来壮威。此外,“广州三年展”和“广州影像三年展”以及曾经举办了三届的“广州国际摄影双年展”都是移步换景的策划思路,作为自身品牌的延续性强调得不够,以至于在一部分观众的眼里,它们还是各自独立存在的大型展览,而不是展览群落。

  说起三年展,也有艺术家的层面。三年一次的有规律的展览平台,对艺术家而言是最稳定的资源平台。这里既有社会推广的,也有学术研究的,并且毫不客气地说这里也是艺术家把自己的名字写入美术史的一个有效的通道。能否跻身三年展的空间,在某种程度上比举办零打碎敲的小型个展更有现实意义。三年展定期举办,时间规律稳定而有保障,“早知潮有信,嫁于弄潮儿”,艺术家们,准备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