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与葡萄酒的不解之缘

  酒识杂谈

  当我们以文字的形式创作任何东西时,一定都经历过“文思枯竭”的窘境。有时为了寻回写作的灵感,我们往往会诉诸酒精,因为它是打碎想象力桎梏的强力武器,从而让写作的灵感在脑海中充分涌动。对于酒精饮料的类型,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偏好,白酒成就了李白“诗仙”的千年名号,青稞酒让藏人吟唱出宏伟的赞歌,而葡萄酒,也引领着古今中外的文人骚客不辍笔耕,创作出了许多流传于世的佳篇。

  从古希腊时代开始,葡萄酒便影响了一批又一批的作家。藉由着美酒,他们谱写出恢宏的史诗,创作出精彩的戏剧,也为现代文学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而就酿造和葡萄栽培技术而言,古希腊也是当时的创新中心,那里的人们把自己对于葡萄酒的知识传播至欧洲其他国家,比如意大利、法国、俄罗斯和奥地利。这些恰恰也都是盛产文豪的国家,由此可见,葡萄酒和文学之间的确存在着一种紧密的联系。对此,希腊剧作家阿里斯托芬(Aristophanes)曾说过:“快,予我一杯酒,我方能写出点不错的东西。”而另一位著名的希腊作家——荷马(Homer)也曾谈道:“喝水的人写不出诗歌。”

  让我们把时间的指针向后拨进数个世纪,直到英国大文豪威廉·莎士比亚(William Shakespeare)现身于文学舞台上。这位伟大的作家生平共创造了38部戏剧和超过100首十四行诗,其中就有许多作品都提及了葡萄酒。比如,在《亨利八世(Henry VIII)》中便有这么一句:“美酒,佳人,热情的款待造就热情的人民。”

  同样,由于曾在法国待过很长一段时间,美国开国元勋本杰明·富兰克林(Benjamin Franklin)也是一位狂热的葡萄酒爱好者,从他曾说过的“葡萄酒是上帝爱我们的证明”这句话便可看出,不是吗?

  在进入更为进步的时代后,越来越多的作家开始选择与葡萄酒为友。特别是在爵士时代(Jazz Age),也就是上世纪20年代至大萧条(Great Depression)来临前的那段时期,许多美国人都过着觥筹交错的奢华生活,他们挥金如土并大肆饮酒。该时期的代表作家——司各特·菲茨杰拉德(F. Scott Fitzgerald)便在他的作品《了不起的盖茨比》(The Great Gatsby)中描述了这种奢靡之风,他在书中如此写道:“任何东西过剩了都是不好的,但香槟(Champagne)除外。”

  除了香槟,雪莉酒(Sherry)也受到了一些作家的追捧。美国诗人玛雅·安吉罗(Maya Angelou)曾在与《巴黎评论》(Paris Review)的一次访谈中透露,她在酒店房间内进行创作时,往往会带上一瓶雪莉酒来保持灵感的涌动。

  写作并非易事,但如果这些大文豪能够通过喝葡萄酒来激发自己的创造力,相信我们也可以!

  (作者:Gerard,转自红酒世界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