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易额超5亿 “金红棉”佳片揭晓
中国(广州)国际纪录片节圆满落幕
  “金红棉”最受观众喜爱纪录片《本草中国》、优秀国际传播中国纪录片 《零零后》、优秀系列纪录片《极速猎杀》主创人员上台领奖。

  □本版撰文 信息时报记者 成小珍

  通讯员 曾洁 邓佳静 徐雪亮

  本版摄影 信息时报记者 徐敏

  

  昨晚,随着2017中国(广州)国际纪录片节(以下简称纪录片节)闭幕式暨优秀纪录片分享会隆重举行,本届“金红棉”揭晓。

  纪录片节为期三天,场内的“中国故事”国际提案大会、“中国故事,国际表达”分享会等讨论如火如荼;场外9天、26个展映点、100余部、200余场纪录片的上演。在促进中西方纪录片界交流的同时,纪录片节让一个个“中国故事”登上新舞台,走向全世界。

  “金红棉”推优项目

  悉数出炉

  昨晚,纪录片节闭幕式暨“金红棉”优秀纪录片分享会隆重举行,“金红棉”优秀纪录片10大推优项目正式揭晓。据悉,本届纪录片节促成项目意向签约额5.19亿元人民币,创历年最高纪录。

  今年,纪录片节共有613家境内外专业机构参会,达成意向交易额5.19亿元,比去年增加1亿的成绩完美收官。同时,也进一步与加拿大国家电影局、加拿大媒体基金会、法国国际电视节、班夫中国达成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推动中国纪录片产业发展上了一个台阶。

  “金红棉”推优项目悉数出炉。《穆希》《航拍中国·第一季》成“双料”赢家。《穆希》不仅被授予“优秀纪录长片”荣誉,其导演瑞娜·卡斯泰尔诺沃(以色列)、埃尔特曼·塔米尔(德国)也被推优为“优秀纪录片导演”。

  “中国故事”十佳提案出炉

  昨日,纪录片节签约仪式暨“中国故事”国际提案大会十佳提案发布会举行,“中国故事”十佳提案名单公布。

  今年的“中国故事”国际提案大会共收到150个“中国元素”纪录片制作方案,其中30个提案进入终评环节。经与会的国际国内决策人进行投票,诞生了十佳:《喇嘛和商人的故事》《家书》《中国天行者》《爷爷天团》《网红》《未成年的航天员》《超级个体》《飞机下的蛋》《公社大楼》《水蚯蚓》。

  另外,作为重要子项目,“读懂中国”大学生纪录片大赛也评出了8个推优项目。“组委会特别推优纪录片”由上海戏剧学院刘建平导演的《歌声里的春天》,片子叙事简洁流畅,节奏张弛有度。

  “优秀青年纪录片导演”是来自天津师范大学的李继高,他所导演的《藕》同时也荣获了“优秀纪录长片”,成为本届最大的赢家。片子真实纪录了一群扒藕人奔波艰辛的生活,塑造了带头大哥忍辱负重、肯于担当的形象,沉重中不乏温情。

  关注:大咖畅谈亿元票房纪录片

  昨日下午,纪录片节的论坛上,郭柯、周浩、萧寒等中国纪录片导演与院线负责人等大咖齐聚一堂,就中国亿元票房的纪录片问题各抒己见。

  《二十二》获得了过亿的票房,导演郭柯直呼“想不到,这是我第一次把一个片子往院线里面推,不知道票房能到多少。”郭柯说,《二十二》票房能过亿,运气占了很大一部分,还有天时地利人和,包括慰安妇这个题材的关注度、社会大众的帮助。他认为,《二十二》不能成为纪录片界的一个标杆,更不能成为榜样,因为它不可控因素太多。但希望《二十二》能给纪录片界带来更多信心,希望院线对纪录片的排片更加有信心,希望有更多投资进来,让纪录片导演自由地创作。

  珠江影业传媒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中影南方电影新干线总经理张海燕认为,《二十二》的成功,不仅仅是用纪录片的形式在展示慰安妇的问题,而是通过讲述慰安妇的故事打动年轻的观众群体,“如果能上院线的纪录片表现方法一定是要用讲故事的方法来讲述。”另外,这部电影放完后在观众中有口碑,观众口口相传,《二十二》第二天的票房300多万,最后放了100多天,基本保持这样的票房,“纪录片有这样的可持续性,它的成功在于题材的选择、表现的手法和宣传的手段、发行的手段。”

  张海燕表示,所有纪录片、艺术类的片子都是不可以定制的,正是因为纪录片有更多的个性、更多能够体现出导演的一些思想、体现出一些文化,这样才能找到情感的共鸣点。

  记者手记

  夜游珠江品广州文化

  中国(广州)国际纪录片节,今年15岁了,这个缘起于2003年的纪录片学术研讨会,已茁壮成长为中国历史最长、唯一国家级、国际性、具备交易功能的纪录片节展。

  夜登红船看《船说》,试穿粤剧服饰、学粤剧甩水袖……特别准备的广州之夜”,让中外嘉宾完成了一趟犹如穿越古今百年的广州文化旅程。嘉宾阿达尼说,这是第一次坐红船,也看懂了《船说》“是一部爱情故事片”,她告诉记者,“我爱广州。”

  一头银发的刘家政格外引人注目,她是成都蓓蒂格洛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法人,今年81岁高龄。夜游珠江,看璀璨灯光,刘老在赞叹广州美景时,又忍不住对记者说起了她的任务:来纪录片节找投资人,拍谋划已久的一部纪录片《川江号子》。

  刘老是第二次来参加纪录片节,第一次是2014年,当时带了部片子才参加,没想到还拿了奖。“早在2006年,川江号子就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如今川江上会唱号子的人已不过十几个人,最年轻的也78岁了,再不拍,就来不及了。”她希望,通过纪录片节这个平台,能认识到有实力的投资方,投资开拍,让川江号子走上国际的舞台。

  和刘老一样,带着期望来找投资方、合作方的制作人大有人在。加拿大国家电影局英语制片部执行总监米歇尔·范·柏申科则是第一次来到广州国际纪录片节,她说,这是一个探索中国纪录片的契机,“可以了解到中国纪录片行业是怎么运作的,也能促进我们跟中国纪录片机构的合作。”

  15年来,广州纪录片节参评参展作品数量的不断攀升,项目签约金额不断增长,培育的观影人数不断增多,一项项数字记录不断刷新。如今,纪录片节正长路高歌,茁壮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