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别人人生中过不去的那个坎上,我出现、倾听……”
作为一名器官捐献协调员,陈丽认为自己更重要的角色是陪伴者、安慰者:
“在别人人生中过不去的那个坎上,我出现、倾听……”
  受访当日,陈丽在捐赠者名单的纪念墙前留影。

  □专题策划 信息时报编辑 黄舒

  专题撰文 信息时报记者 蒋隽

  专题摄影 信息时报记者 徐敏(除署名外)

  她的工作,一边是死亡,一边是新生。

  她的手机,24小时开机待命,随时准备赶往医院。

  她叫陈丽,27岁,器官捐献协调员。

  她认为,自己更重要的角色和价值是陪伴者、安慰者:“在别人人生中过不去的那个坎上,出现、倾听……让他们觉得有肩膀可靠,相信我会帮他们把事情处理得更好。”让家属在生离死别的“那一刻,有一个安慰,哪怕能减轻他们一点点的痛苦,就够了”。协调捐献成功,挽救了其他生命,固然好,但即便捐献不成功,也“并不遗憾,随缘就好”,因为“我们是协调员,不是劝捐员”。

  陈丽

  27岁,江西人,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器官捐献协调员。当协调员两年来,经她协调成功捐献的案例有300多例,其中超过1/3实现了成功捐献。

  工作中的一幕

  捐献者母亲

  在她的肩上崩溃大哭

  今年中秋前夕,一名2岁的小女孩在楼梯上玩耍时摔下,头部着地,脑死亡。

  她的父母很痛苦,一开始是接受病情,想着孩子没了就火化,后来听医生说可以捐献器官,挣扎之后,他们决定捐献女儿的器官,让孩子的生命在别人身上延续。

  凌晨2点,孩子从当地医院送到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孩子很小,特别安详,就像睡着了一样。过床的时候,一个人就轻轻把她抱过来了。”陈丽开始跟她的父母沟通器官捐赠事宜。由于当地医院也给过相关解释,这对父母更多的是静静地听,偶有不明白的问一两句。

  “两个人都双眼通红,非常疲惫。爸爸私下跟我说,孩子妈妈已经伤心过度,细节就不要跟她说,也不要让她看。”这个男人承担了一切。

  从抵达医院到将孩子送进手术室,这对父母话都不多。直到父亲去太平间签字,只剩下陈丽陪伴母亲,这位母亲才在陈丽的肩上崩溃大哭,诉说女儿多懂事、多可爱,希望孩子有另一种方式可以延续生命,让他们有所寄托。

  “有的家属并不一定是跟病人生前告别的时候哭泣,可能是过了之后的某一时刻才崩溃。而且这个妈妈知道丈夫为女儿伤心又担心自己,所以在丈夫面前都尽量克制。”陈丽告诉这位母亲,她的女儿是天使,在陪伴爸爸妈妈的两年里让爸爸妈妈快乐,最后还帮助了5个人,“这个孩子捐了肝脏、肾脏、眼角膜”。

  捐赠结束之后,陈丽还帮助孩子父亲协调殡仪馆等后事处理,在家属需要的一切环节提供帮助。

  (下转A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