篆刻家必须重视“文字功夫”
篆刻家必须重视“文字功夫”
  岭南印社地址
  “红棉杯红棉奖”篆刻大赛终评现场

  采写 信息时报记者 冯钰

  

  近日,纪念岭南印社成立二十五周年系列活动成功进行:广东“红棉杯红棉奖”篆刻大赛结果公布,其作品展在广州高剑父纪念馆展出;“岭南印社创作展览基地”挂牌揭牌仪式同期举行;“第二届岭南印学学术研讨会”成功举办。这一系列活动,再一次引起社会对岭南篆刻与岭南印学的关注。西泠印社副社长、中国书协副主席陈振濂认为:“广东篆刻在全国是非常强的一股力量,拥有不少创作人才,但在印学研究方面还稍显薄弱。但从近年来连续两届岭南印学学术研讨会论文结集情况来看,这一状况正在显著提升。”

  年轻印人起点可观

  岭南印社名誉社长李海认为岭南印社具有两个维度,一是岭南维度,一是西泠正脉。这是怎么回事呢?

  岭南印社社长曲斌告诉记者,岭南印社成立于1992年,当时成立岭南印社有两个主要契机:一是岭南印社的发起人汪新士(1923~2001)是西泠印社的早期社员,其印学理论和篆刻创作的成就很高,且影响力很大,岭南印社的成立得到了钱君匋、徐家植、叶一苇、傅嘉仪、刘江等一批印学、篆刻名家的大力支持。

  二是得广州改革开放先机的地利。改革开放初期,全国各地的印学、篆刻家及爱好者都因广州的包容、务实、敢为人先的文化背景纷纷而至,到广州谋求发展。岭南印社当时也因此吸收了一大批篆刻爱好者和篆刻家。

  “近年来,年轻印人的数量与水平在明显提高。”黎向群告诉记者,与我们一般印象中“篆刻是中老年人的爱好”不同,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年轻篆刻家走入了人们的视野,其中一大部分就是通过岭南印社举办的系列活动崭露头角。这些年轻印人中的一大部分来自高等院校,具有较高的文化素养,起点可观。

  曲斌说:“篆刻学习即是篆刻实践的范畴,印学研究属篆刻理论的范畴,二者是互为检验和指导的辩证关系。作为年轻的印人,一定要具有‘学者型’的理念,做到理论与实践相结合,才能达到厚积薄发的效果。”

  篆书好才能篆刻好

  此次“红棉杯·红棉奖”篆刻大赛共展出获奖书作印屏、入选书作印屏、特邀名家作品等共140位作者的152件作品,规模较大。与其他篆刻大赛只重篆刻创作不同的是,“红棉杯·红棉奖”大赛书法与篆刻并重,征稿时便要求参赛者同时提交书法作品与篆刻印屏各一件。

  曲斌告诉记者,这一规定是为了提倡篆刻家由“技”入“道”,提高文化素养和艺术审美实践能力。他说:“我们提倡理论和创作两条腿走路,‘做学者型书法篆刻家’的理念。篆刻大赛要求书作、印屏同时投寄,而且书法中必须包括篆书,篆书好才能篆刻好,提倡篆书和篆刻同时并举。我们还倡导正确用字,使用工具书要‘与世偕行’,引导篆刻家使用近期出版的学术含量高的字典工具书。这些举措对于提升岭南地区的书法篆刻水平及印学理论水平而言,是具有重大意义的。”

  曲斌认为,中国文化博大精深,在艺术创作中用字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环节,尤其是年轻学人,对于中国古文字、繁简字的理解可能不够深入,在创作中,弄不好就闹出了“拉郎配”的笑话。所以,为了更好地创作,必须在“用字”上有高深的专业修养,这对继承传统文化是有裨益的,只有坚持好这种观念,才能继承好传统文化。

  曲斌呼吁年轻篆刻家要重视“文字功夫”,简单地说,就是要加强篆刻专业理论学习:“在篆刻实践中,作者涉及的古文字特别多。‘六书’是最早的关于汉字构成的系统理论,所以,作者必须将‘六书’尽可能地学好。随着考古发掘不断发展,新发现、新出土的文物也日渐多了起来,作者要经常关注新出版的考古专业方面的书籍。不断加强理论知识的学习,在篆刻创作中就可以少用错字或不用错字了。”

  参加大赛作品展开幕式的诸多来自全国各地的书法篆刻界专家高度赞赏了这一理念,中国书协理事、广东省书协副主席丘仕坤说:“此次展出的作品,路子比较正,没有特别狂怪,尤其是对于‘篆法’字形的严格要求,在发扬严谨学风,培养印坛新人方面作出了贡献。”

  知多D

  如何欣赏篆刻

  艺术大师丰子恺曾说过,篆刻艺术是“经营于方寸之内,而赏鉴乎毫发之细,审其疏密,辨其妍媸”。所以“书画同源,而书实深于画,金石又深于书”。因此,“非有精微之艺术修养,不足与语也”。

  欣赏中国印章可从两个方面,一为中国印的艺术美,二为中国印的材质美,前者为主。

  通常,印艺之美则可分化成四个部分:印文、印款、印谱以及印饰。

  鉴赏印章文字,先要把握艺术表现手法的特征,如书法、章法、刀法,再要体会印文内容中蕴含的情趣、意味,综合起来细细品鉴、慢慢欣赏。

  书法

  历来有成就的印艺家对书法都十分重视,“无一讹笔”是保证印文具备鉴赏价值的重要前提。对于鉴赏者来说,识篆就成了一件首要任务。

  章法

  印文章法就是字与字、行与行之间的位置安排和整体布局的方法。符合情理的章法能给人以高品位的享受,章法的基本要求是平衡、老实、大方、端正,汉印章法大多根基于此,进一步要求自然生动、别饶情趣。

  刀法

  古人凿铜刻玉,力艰功深,其过程较为复杂。佳石极宜受力,一如良纸之受笔墨,铁笔所行之处,石屑纷披,呈现出天然崩裂的效果,留下的线条痕迹具有古拙苍劲的金石气息。刀法大致可分为两种:冲刀和切刀。冲刀行进爽快,一泻千里,很像书法中一拓直下的笔法,能表现出雄健淋漓的气势;切刀则行进较慢,用短程碎刀连续切成,一步一个脚印,犹如书法中的涩笔,能表现出遒劲凝炼、厚实稳健的气象。有时两种刀法结合起来使用,效果更佳。

  情趣和意味

  历代许多文学家、诗人、书画家都对印章情有独钟,许多印人同时也兼工诗书画,他们常常取用一些典故成语、诗词佳句或者俚俗语言作为闲章内容,往往能出奇制胜,饶有情趣和意味。当我们鉴赏到这类语句时,也会觉得分外的有滋有味、兴趣盎然。

  边款的鉴赏

  边款,就是铭刻在印章面或周面的姓名、年月等文字记录。按照钟鼎等铭文的称法,“款是阴字凹入者,识是阳字挺出者”,但是在印章领域,不论阴阳,通常统称为边款或款识,很少有把印章阳文款识称为“边识”的。

  印章款识除了可作书法碑帖艺术品来鉴赏外,有些款识还具有很高的文学性。它可以或记事或抒情,或谈艺或品味,读之令人神往,发思古之幽情。所谓“方寸之间,气象万千”,不单是指印文,而且也适合款识,两者都具有金铸玉琢的微妙感觉,同样引人入胜。

  (下转A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