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员的诞生》还是成了“流量”的天下?

  浙江卫视10月底首播的《演员的诞生》,让“沉寂”了一段时间的荧屏综艺,每周都有新话题。节目主张演员用演技为自己正名,请来张国立出任演员推荐人,章子怡、刘烨、宋丹丹三位有多年表演经验的演员担任导师。舞台有了、专业导师有了,但节目播出后,画风却似乎走偏。名为《演员的诞生》,但“流量的诞生”“戏精的诞生”却成为网上高居不下的热议话题。

  日前,在《演员的诞生》发布会后,浙江卫视副总监周冬梅、《演员的诞生》总导演吴彤也与记者进行了将近半个小时的采访对谈。关于节目的争议,或许能够从他们的回应中找到一些答案,对于节目的“诞生”幕后,他们也透露了一二。专题策划/撰文 信息时报记者 蔡慕嘉

  争议篇之

  《流量的诞生》

  要给年轻人机会,对王俊凯们不能太苛求

  《演员的诞生》请来老中青各代演员齐聚舞台,进行演技的PK,参与者当中不乏当下人气极高的年(流)轻(量)演员,也成为节目的主要看点之一。不过至今节目播出三期,“年轻演员”也成了节目最大的争议。先是首期节目中,自带“热搜体质”的郑爽在即兴表演中频频笑场仍完胜同组的任嘉伦,让大家质疑赛果是否因人气作祟。

  继郑爽之后,前晚播出的第三期节目中,演技备受争议的欧阳娜娜PK曾与章子怡搭档出演《我的父亲母亲》的郑昊,最终也获胜晋级,导师宋丹丹投她一票的理由是“一张白纸”,让不少网友为郑昊抱不平,甚至质疑这个节目是否“年轻、白纸才是更占优势”,既然是以用演技说话的节目,为什么结果屡屡还是“得流量者得天下”?

  日前《演员的诞生》发布会台上台下,郑爽的胜出就成为采访的主要话题之一。对于节目是否对年轻演员的演技评判标准更低,总导演吴彤也回应,“并不是这样的”,“大家说第一期如果按演技排序,可能郑爽并不能排进前三,但是分组赛,就是那一组演得最好的人晋级。这个节目需要给到年轻演员机会,他们在这个舞台上经历的考验,跟那些老戏骨是一样的。也有年轻演员来到舞台上表演,我们导师觉得演得不够好,弃权了,谁都不投”。吴彤所列举的导师弃权情况,前晚播出的新一期也出现了,面对郑昊和欧阳娜娜,章子怡选择了弃权,最终欧阳娜娜获得宋丹丹和刘烨两票,还是胜出。

  为说明节目组并没有区别对待,吴彤也透露了一些录制情况,“四个鲜肉演员来到舞台上,老师的批评是非常狠的、严格的,我们看了都在旁边为他们捏了一把汗,太不容易了,被这么说。他们自己也会承认自己的问题,也会觉得自己有更多的成长空间”。吴彤认为,年轻演员“敢站到这已经很不容易”,“五年表演经验,跟表演了四十多年的人肯定是没法比的,我们不可能都请来表演四十多年的人,节目需要各种各样的可能”。浙江卫视副总监周冬梅则表示:“像王俊凯是北电大一学生,才刚刚入学没多久,你要求他表现像一个表演了十几二十年的人,是不现实的。我们有时候也跟导师说,我们对这些人不能太苛求。”

  争议篇之

  《戏精的诞生》

  排练素材多,但剪辑挑出来的一定是精准的

  《演员的诞生》第一期节目播出之后, 前两组演员郑爽、任嘉伦,黄璐和刘芸都因赛果、搭档的问题成为大家的谈资,反观认真在PK演技的翟天临和余少群得到的关注却寥寥。“演得好不如撕得好”,也成为不少观众对这档节目的迷思。尤其,关于黄璐和刘芸之争在节目播出之后还继续在网络发酵,甚至有不少网友喊话节目组应该放出未播片段,来证明孰是孰非。

  对于这起话题事件,周冬梅也回应,“基本情况已经呈现在我们节目里了”,“我的理解是,黄璐是一个即兴发挥比较多的演员,和刘芸两个人的工作习惯不太一样。刘芸最大意见可能来自黄璐跟她每排一遍,台词都不一样。她在台上也说了,这件事不怪黄璐,因为黄璐是一个应变能力很强的人,但她就蒙了。黄璐有段词没说,她可能觉得本来(漏掉的)这个点她有得发挥。刘芸也是对自己要求很高,非常看中这次机会。所以她可能对自己当天的表演不是很满意,也不是怪黄璐。没有那么大的冲突,不是大家想象的那样。”

  至于于正在微博上疑似暗示黄璐在节目中怼导师怼他人的指控,周冬梅和吴彤均表示,可能每个人对于“怼”的理解有差异,“有的人认为怼就是指着鼻子骂,有的人认为怼就是‘你讲了一句话,我来反驳你就是怼’。黄璐说没看过赵薇演的,我觉得也是有可能的,演员都那么忙,但可能于正老师觉得这句话有怼他”。

  吴彤更表示,最终在节目正片展示出来的内容都是精挑细选的,“相信我们,我们挑出来的东西一定是非常精准的”。节目录制的素材繁杂,但最终呈现的时长却十分有限,“像郑爽和任嘉伦搭档,你们看到的排练,可能只有一分钟不到,但拍的素材有很多个小时。黄璐和刘芸的排练素材也将近10个小时。时长不够,我们也希望大家看了节目意犹未尽,把所有的排练看了也很无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