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痛,不是她的选择
悲痛,不是她的选择

  (上接C06版)

  母亲寻凶

  寻找嫌犯成全职工作

  案发之后,母亲特雷西·汉森被诊断出患上了创伤后应激障碍,她焦虑,恐惧,连原来美容师的工作也无法继续下去了。但她一直很要强,坚持自力更生,直接最近才接受经济援助。

  同时,特雷西把为儿子寻求正义当成了全职工作,在家里办公。她把警方的通缉令贴在书架上,还印制了“为乔什寻找正义”的T恤和传单。特雷西估计,两年来,她和支持者们已经印制、散发了大约3万份四种语言的通缉令。“这还不算通过电邮发送及全世界热心人士网上转发的数量。”

  2016年,特雷西·汉森和女儿布鲁克接受采访时说,寻找嫌犯尚恩已经成为他们一家的全职工作。“乔什走后,我们的生活再也回不到从前了,而且每一天都会更加难熬。”

  在儿子遇害两周年之际,特雷西拜托热心人帮忙留意嫌犯的线索。她说,“我们的伤心仍在继续,而警方要找的人却依然逍遥法外。我们一直在等待正义的到来,我们的儿子曾经遭受的那些非人苦难需要一个说法,无辜的民众也需要一个安全的确认。我希望,并祈祷,我们所经历的事对其他人来说只是个故事,永远不会成为现实,因为这样的现实会撕碎你的身心。拜托大家帮帮我们。乔什走了,他的家人想念他、爱他。看一下你的周围,如果看见了疑似尚恩的人,请直接报警。”

  由于凶手还未被绳之以法,特雷西说她还不能开始悲痛,“悲痛不是我现在的选择。”

  博爱救赎

  她出钱助年轻人走正道

  特雷西还和女儿布鲁克一起,建立了纪念乔什的慈善基金——乔什·汉森信托,以帮助年轻人,让他们远离犯罪。该信托基金已经筹集4万英镑,最终目标是开一间社区咖啡店,直接把钱给那些在人生道路中需要被推一把的年轻人。年轻人想参加体育活动时,就直接资助他们。

  “我希望咖啡店能成为一个平台,资助年轻人在这里参加业余爱好及各种活动。这么做的目的是,让年轻人通过健康的方式释放他们的精力。”特雷西说。到现在,她已经组织了一次跳伞活动,一次5公里趣味跑,两个家庭同乐日,还有足球赛等。还参加了反刀具犯罪游行和集会。

  做这些时,她意志坚定,她说,“我做的每件事都是让大家知道乔什的遭遇,让大家认识到刀具犯罪的危害。”

  此外,她还建议父母们多和孩子亲近,多和孩子拥抱沟通,让他们感受到爱。她还说学校也要更安全,孩子们和年轻人要知道事情的轻重和界线。现在,有的孩子认为父母和老师不能惩罚他们,这样的认知容易让他们无法无天。

  建言警方

  警察应多盘查、下社区

  特雷西认为,警察应该进行更多巡逻盘查行动,“这些工作做到位,就一定很有效果,这样就可以阻止可能发生的犯罪,挽救一些人的生命。”

  她说,“我知道警方很反对这么做,因为有些人会说这样侵犯了他们的自由,媒体也会批评这种做法。可是只要有理由,绝大多数人都会支持警方这么做的;可惜的是,支持者的声音远没有反对者的声音来得大。只要想一想——每起获一件武器,就能挽救一条生命,就能让像我一样生活在噩梦中的母亲少一个——就会理解盘查的重要性了。”

  她还认为,社区工作非常重要。“我希望看到警察能更多地深入社区,提前发现并解决一些潜在的矛盾。警察并不一定什么都要了解,但这样做能让民众更放心,也能更多地获得民众的支持。看到整个社区都支持警察的行动,有犯罪倾向的人就很可能打消了做坏事的念头。”

  特雷西说,她强烈地感觉到,整个社会是分崩离析的,“只要社区不团结,总会孳生犯罪行为。除非我们都能走到一起,互相帮助,每个人都有责任心,否则,这种状况不会改变。”

编辑点评

  英国警方输给了母爱?

  从报道上看,此次惨案发生后,警方只是在按照刑事案的步骤在跟进,追查受害人,发布悬赏通告等。然而,与受害人母亲的行动相比,他们的动作显得太冷静了。警方并未根据案件举一反三,探查背后的根源,受害人的母亲却做到了。

  特雷西认为,社会应该多关注年轻人,减少他们走上歧途的机会,她还身体力行地这么做了。她认为警方应该更多随机盘查,搜查武器、刀具等,可是警方却没有这么做,因为他们担心被人指控侵犯权利。

  特雷西还认为,警方应该多深入社区,多了解,把犯罪行为消灭在萌牙状态,而很显然,警方也没有这么做,他们担心会遭到居民的反对。

  一场酒吧里发生的命案,受害人死了,嫌犯逃了,警方忙了两年没有丝毫进展。相对于受害人母亲的反思、奔走与行动,警方的冷静与“无能”显然输了一大截。

  孟令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