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响 人殇

  10月1日晚发生在美国赌城拉斯维加斯的美国史上伤亡最惨重的枪击案,已经确认致59人死亡、至少527人受伤。

  从2012年美国康州桑迪胡克小学到2015年加州圣贝纳迪诺,从去年的佛州奥兰多夜总会到此次拉斯维加斯,近年来,枪击悲剧一而再,再而三地在美国重演,美国社会陷入“枪击—惊愕—反思—再次枪击”的怪圈。

  屡发不止的枪击案是美国社会难以磨灭的痛楚。一个个鲜活生命的逝去、一次次巨大伤痛的刷新,与政府、社会体制性无为与难为,形成巨大而无奈的反差。扪心自问,在美国,控枪为什么这么难?

  10月1日晚,入夜的拉斯维加斯有些许凉意。

  不过和往常一样,拉斯维加斯顶级酒店聚集的街道灯火辉煌,往来穿梭的荷官和送酒女郎依旧繁忙……在有着金黄色玻璃外墙的曼德勒海湾酒店楼下,则是另外一番景象——“收获”露天乡村音乐节临近尾声,著名乡村音乐歌手贾森·阿尔迪恩正演唱他当晚最后一首歌。

  然而这时,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骤然响起,参加演唱会的观众以为音乐节,以一场盛大的烟花汇演收尾。然而,等到身边的陌生人轰然倒地,不少观众才发现,射向他们的是一颗颗子弹。

  “这可能发生在美国任何城市”

  枪声之后,不管是初次在电梯里相遇的陌生人的交谈,还是在酒店大厅的电视屏幕上都一遍遍重复着这样的字幕和画面:64岁的嫌疑人斯蒂芬·帕多克砸破曼德勒海湾酒店32层一房间的窗户,向参加乡村音乐节的民众开枪扫射……作为众多国际重量级会议举办场地,曼德勒海湾酒店每年都会吸引全球目光。而这一次被世界瞩目,却是因为发生了美国现代史上伤亡最惨重的枪击事件。

  震惊世界的拉斯维加斯枪击事件发生后不到24小时,这座城市表面上似乎已恢复如常,然而,如果多加留意,就不难感受到其中的异样。在酒店里,餐厅、酒吧里没有了喧哗的顾客,牌桌、商铺远比平日冷清,人们都不再聚堆。而在街道上,不时有神色凝重的调查人员以及呼啸而过的警车穿行。在进出这座城市的高速公路旁,“欢迎来到拉斯维加斯”的诱人广告中间,巨幅黑白海报也格外地显眼:“为拉斯维加斯祈祷”……

  “匆匆路过拉斯维加斯的游客,你不需要对我的城市感到抱歉……这不是发生在拉斯维加斯的惨案,这是可能发生在美国任何城市的悲剧,”拉斯维加斯当地居民弗里格曼在接受采访时如此说道。

  重创美国公众心灵的不只子弹

  这并不仅仅是拉斯维加斯这座城市的伤痕。当地居民佩尔蒂尔说:“虽然枪击案发生在拉斯维加斯,但这并非因为拉斯维加斯不安全。事实上,没有什么地方是安全的。教堂、小学、中学、购物中心、电影院……我们曾经觉得很安全的地方,都被证明其实并不安全。”

  据美媒披露,枪手斯蒂芬·帕多克储备的武器弹药如同一个小型军火库。警方在他的酒店房间、住处和车辆里,发现42件武器、数千发弹药,还有制造爆炸装置的材料。美国枪支泛滥导致个人拥有军火的规模,令人瞠目。

  重创美国公众心灵的不仅是子弹,更是美国政府的态度——截至目前,特朗普的作为可谓中规中矩,符合白宫传统:事发约5小时后,他发布推特表示哀悼和慰问;事发约12小时,他发表全国电视讲话,宣布全美下半旗志哀,并号召美国民众团结。

  这是美国总统特朗普今年1月入主白宫后,遭遇的第一起重大枪击案和第一起“独狼”袭击,然而值得注意的是,美国政府迄今没有把这一枪击案定性为恐怖袭击。这也许是因为,根据美国反恐法案《爱国者法》对恐怖主义的定义,袭击者必须具有政治或社会目的,而在拉斯维加斯枪击案中,枪手动机和诉求还是一个谜。

  枪支暴力成难以逾越的一道坎

  然而,内华达州只是美国枪支泛滥的一个缩影。

  据美国广播公司援引“内华达携带”网站的信息,在内华达州,18岁及以上没有许可而公开携带枪支,是合法的。此外,内华达州允许人们不出示枪支持有许可证便可购买并持有步枪、手枪或猎枪等枪支;民众在公共场合可公开携带武器;甚至连美国其他州禁止售卖的消声器或机关枪等,只要经合法注册、不违犯联邦法律,人们在内华达州也能买到。

  对于内华达州对枪支的管制太少,前洛杉矶警官、联邦调查局特工史蒂夫·戈麦斯就此评论:“这仿佛回到狂野西部的年代。”

  枪支暴力俨然已成为美国社会难以逾越的一道坎。美国是全球私人拥枪数量最多的国家。数据显示,美国有3亿多人口,而私枪保有量也逾3亿支。过去10年有超过100万人成为持枪抢劫等枪支暴力犯罪的受害者。

  据关注美国枪支暴力情况的数据服务商“枪支暴力档案”发布的统计,今年以来,全美发生枪击事件46593起,共造成11652人死亡、23512人受伤。死伤者中包括545名11岁以下儿童和2432名12至17岁青少年,和其他发达国家相比,美国儿童死于枪下的可能性是其他发达国家的14倍。

  (下转C02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