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能咏春”传人岑兆伟:我想让咏春走入寻常百姓家

  (上接A08)

  不忘初心:

  “独木不成林,百花方为春”

  “岑能咏春拳”由广州咏春宗师岑能所创,在圈内极富盛名,却鲜少被外人所知。一提起“咏春”,大家更容易想到的是“叶问”“李小龙”。而提到咏春文化,则流行于福建,扬名于广东佛山。相较而言,广州咏春则如一颗被蒙上了尘的明珠。

  但其实,“岑能和叶问是同辈,两人都是咏春宗师梁博涛入粤传授咏春的两大宗派传人。”说起父亲,岑兆伟开始变得健谈。“父亲1926年生于秘鲁,是个混血儿,5岁时因祖父病逝返回故乡佛山南海深村乡仁和村。”岑兆伟深邃的五官也在无声诉说着这一血统。

  因家道中落,岑能曾在茶楼点心部当杂工,期间因手脚勤快,颇得点心师傅、咏春拳师张保器重,便收其为徒,授予咏春拳技,随后又力荐岑能入挚友阮奇山门下。这也让岑能咏春兼具张保的“刚”与阮奇山的“柔”,形成了自己“刚柔并济”之风格。

  阮奇山惜才,不仅将咏春技法倾囊相授,还将医术毫无保留地传给岑能。1946年,岑能来到广州谋生,于广州大德路开设医武馆长达20年,而后几十年则落户西关多宝路,继续授拳行医。20世纪80年代,岑能受广东武术界推选,参加了国家体委举办的全国民间武术汇演,表演咏春木人桩,引起轰动,也引来了众多求学者。

  岑兆伟还记得幼年时,每到周末,“家里40多平米,或坐或站,挤满了人”,显得热闹非凡。而从阳台往下看,那麻石路的小巷也都堆满了自行车。那时,年少的岑师傅还经常跟着父亲到别人家去,看父亲授拳教徒,荔湾湖、滨江公园等都是岑能出入的地方。

  到了特殊年代,岑能白天行医,晚上则继续传授武术,颇有大隐隐于世的意味。岑兆伟对此很是崇拜:“他能明哲保身,同时还能持续地去传播咏春功夫。”岑能的武术、医德、修为等也给子女带来了很深影响。如今,家里兄弟姐妹有7人,岑兆伟和弟弟岑迪斯都在为咏春传承而努力。

  虽然同宗,但岑能咏春和叶问咏春却甚少交流,“不能说谁才是正宗,就像一个阿爷生了两个仔。”武林中很注重派系之分,不同派系之间鲜少走动,但岑兆伟觉得如今最重要的是要不忘初心,应更注重去传承咏春文化,而不必拘泥于派系。“独木不成林,百花方为春。”

  习武秘诀:

  学咏春是一辈子的事情

  站在木人桩前,岑兆伟似变成了另一个人。衣袂起,掌风掠,拳快而防守紧密,马步灵活而上落快。对面没有对手,木人桩就是他的对手,还有他自己。只见他朝面追形,左右兼顾,来留去送,甩手直冲……一套拳过后,前额渗出了一层细汗。

  “咏春可攻可守,刚柔并济。”从技巧上而言,它的主要招数有“小念头”“寻桥”和“标指”等;练习时注重“黐手”“黐脚”,若即若离,不黏不断。这也是咏春特有的。“可以徒手练习,也可借助贴墙沙包、木人桩等,还可与刀、棍等互相结合。”岑师傅说,“要用意识来导出肢体动作。”

  12岁那年,岑兆伟正式系统地学习咏春。起初因为贪玩,还被父亲打了一巴掌,这也让他记忆深刻。之后,他就收起了自己的玩心,开始用心地练起了咏春,从基本功练起,光是扎马步就能练习好几个月。但这与父亲比起来,岑兆伟觉得还是太微不足道了:早年岑能在故乡天台练武,经年累月之下,地面的红砖都塌了,练出了一个坑。

  “咏春是哲学的拳种,不能走捷径。”因此,一定要专注,从基本功着手。如今,很多事情都讲究快节奏,“快”似乎成了第一选择。诚然,武术也有“唯快不破”的定律,但“快又有劲”才是最高境界。“要达到快,就不要匆忙上路,而要先慢后快。”

  “三套拳,一套椿,一套刀,一套棍,不能改。改变的是你自己对事物的看法,强大的对手就是自己。”岑兆伟一直牢记父亲的教诲。少年气盛不自知,等到修为够了,即便沉默,也会有默如雷。在岑兆伟看来,学咏春是一辈子的事情。“咏春是一门有智慧的拳种,需要人生的体悟与积累。”

  习武至今,岑兆伟对咏春也有着自己的领悟:“咏春是一个人观照自我的过程,它让你先认识自己,再去认识这个世界。”他认为咏春也是比较生活化的武术,“不受时间、空间限制,随时都可以练习。”

  在他眼里,咏春就像水,没有形体,没有套路,却什么载体都可以承载,不拘泥于形,可以滴水穿石,也能汇入大海。“练武亦如此,需要将各个关节统一在一起,力气往一处使。”这是咏春的哲学,而非凭意气来逞一时之快。

践之于行:

创办基地传播广州咏春文化

  对于推动咏春拳的发展,岑兆伟可谓是念念不忘。机会终于来了。2016年9月,恩宁路永庆坊片区作为广州市第一个微改造的历史文化街区,经过修缮改造,粤剧博物馆、李小龙祖居、岑能咏春基地……齐聚于此。永庆坊内藏龙卧虎,让古朴老街焕发了新生。

  从万木草堂,到恩宁路永庆坊,这中间还辗转过其它基地。最终之所以选择永庆坊,“我从小就在西关长大,隔壁多宝路就是我家,练武也是从这里开始,对这里有不一样的情怀……”古街老巷,西关骑楼一栋挨着一栋,洋行、戏台、武行……车水马龙,摩肩擦踵。这是岑师傅这样的“老广州”记忆里的西关,他想找回那属于旧日的影子。

  自“岑能咏春基地”入驻以来,这里经常上演着讲座、表演等活动,这需要耗费大量精力,但岑兆伟却乐此不疲,与师兄师弟们、咏春爱好者等一起探讨着咏春的未来。此前,这里就举办过“广州咏春与广州武术非遗发展座谈会”,邀来多位岭南武术界大师、各大咏春分支传人等在此汇聚。“各有各的玩法,每个人都有不同心得。”现阶段,岑师傅想着先将咏春力量集结起来。

  同时,这里每天还会有不少咏春爱好者前来拜访,向岑师傅讨教岑能咏春拳之奥妙,这也占据了他日常的大半时间。咏春爱好者中,近有来自广州、佛山、清远、香港等,远则至澳洲,不辞万里上门请教。但并非前来上门拜访就能成为岑师傅的弟子,“很少这样收徒,我觉得自己还不够成熟,就暂时少收,不能误人子弟。”如今,岑师傅的弟子多为好朋友的儿女、亲戚等。

  此外,他也会走进学校,给中小学生授拳。一个星期上一两次课程,一个学期13次,就可以学会一套拳。“学会很容易,但学精很难。”看到报名的人数还挺多,一个班有七八十人,这也让岑师傅很欣慰,“只要学得用心,就会毫无保留地教。”

  江湖有江湖的规矩,师傅也有师傅的原则。岑兆伟秉承着武学的原则,“练武也要看人,一定要品行良善,孝顺父母,不能欺负弱小,横行霸道。”练武也是练心,只有这样才能去传播教化,才能找回传统信仰。而今,岑师傅一边扎根西关,一边走进学校,还在着手开办训练场……这些都是他目前传播咏春的方式。

  (下转A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