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能咏春”传人岑兆伟:我想让咏春走入寻常百姓家

  □专题策划 邹锦强

  专题撰文 信息时报记者 张柳静

  专题摄影 信息时报记者 徐敏

  油纸伞飘在梁顶,五颜六色,煞是好看,抬头见牌坊上赫然印着“永庆坊”三字(之前为“永庆大街”)。走进坊间,有青砖朱门,横街窄巷,走几步可遇见穿着戏服的粤剧演员,凑巧的话,还能遇见身着长衫的长者在练武……在永庆一巷,李小龙祖居斜对面,就是“岁月邮局”。穿过邮局,内有乾坤,“广州岑能咏春拳传承基地”便隐身在角落里。

  说起咏春,很多人会率先想到叶问,想到李小龙,地域上则会想到福建、佛山、香港。相比之下,广州咏春则鲜少被外人所知。殊不知,广州也有位咏春拳宗师,他就是岑能,与叶问同宗同辈,是不少“武林中人”心中的大师。岑能不仅习得一手咏春拳,更是妙手仁心。动荡年间,他白天开门行医,晚上则闭门教授咏春拳,默默地传播着自己的咏春武学,弟子众多。不过,到了20世纪80年代,大众有了更多选择,“360行,行行出状元”,昔日繁盛的武林颓势渐显。

  作为岑能的儿子,岑兆伟见过众人“窝”在一起学习咏春的盛况,也见过日渐冷清的萧条。如今作为“岑能咏春”传人之一,他觉得自己有这份责任和义务去传承父亲的咏春武学,并将广州咏春文化发扬光大,让它走进现代人的生活之中。

  2016年,“广州岑能咏春拳传承基地”开始入驻恩宁路永庆大街,岑兆伟与师兄师弟们聚首西关,推动着广州咏春功夫文化的发展。这里常有人来人往,讲座、交流会、教徒授课……小小的坊间又重新掀起了一股“武林风”,让恩宁路这条老字号大街找回了些许昔日民俗、武术的影子。不过,要如何才能让咏春走向生活化,如何更好地去传播广州咏春,还是让岑兆伟和他的师兄师弟们伤透脑筋……

  传人困惑:

  传统武术如何渗入现代生活

  永庆一巷13号,是李小龙祖居,沿途墙壁上粉刷着这位武术“国民偶像”在《精武门》《猛龙过江》里的经典形象。屋内陈设简单,还保留着木趟栊、青石砖和满洲窗等西关大屋的特色。夕阳的余晖斜照进来,洒在门梁上,“一代武魁”四个烁金大字熠熠生辉。

  在它的斜对面,“岁月邮局”静静立于一角,在这个快节奏的社会里,竟然还有这么一个所在,不禁让人心疑。但走进去却另有惊喜,过道的墙上贴着武术电影的海报,还摆放着几个木人桩,似瞬间就穿越到旧日的武林江湖,让人生出些许恍惚感:也许那些与你擦肩而过的人就是昔日的武林高手,而我们却已认不出这些销声匿迹的大隐。果然,这里还“藏”着咏春高人,“广州岑能咏春传承基地”就隐身于此。

  就在这里,岑兆伟师傅缓缓讲起了咏春,他的父亲岑能,还有师兄弟们的故事。作为岑能咏春拳的传人,他身上背负着很多期望和责任,一边认为自己“并没有做出多大成就,不像父亲那样有高深的领悟”;另一边又认为自己“有责任和义务去传承父亲的手艺,去推动广州咏春文化。”两者的交织让他无法放下咏春。

  岑师傅觉得很困惑:传统的武术与现代生活应该如何才能产生“火花”?它们有必然联系吗?在传统武林日益消逝的今天,自己和师兄弟们又该如何去传承?……诸如此类的问题长久地困扰着他。“传统的东西如果不作出改变,肯定不适合现在的市场规律。”岑师傅很清楚这点。但继承和挖掘都还来不及,又何谈创新呢?这也让他纠结不已。

  面对喷薄而出的文化大潮,谁都想往这边靠,正宗的武术、不正宗的武术,都被卷入其中。吊诡的是,正宗与否似乎也不那么被人追究了,反倒是谁推广得多,谁比较常露脸,谁就更可能获得更多受众,甚至成为赢家。“教功夫是十年磨一剑的事,但如今很多人学了两三年就出来教徒,很容易误人子弟。”

  这让传统的正宗武术显得很尴尬,也让真正热爱咏春的人很感慨。“很迷茫,也很懊恼。”“岑能咏春拳”是岑兆伟父亲岑能所创,“我们有自己的包袱,有自己的规矩,不能随便乱传,但也不能不传。”如今,岑师傅和自己的师兄弟们还在寻找着咏春与现代生活的对接与孵化。

  (下转A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