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逊书画作品辨伪
萧逊书画作品辨伪

  黎展华(广东省收藏家协会名誉主席)

  萧谦中(1883~1944)原名萧逊,字谦中,号大龙山樵。安徽安庆市杨桥镇龙山村人。早年师从姜筠学习山水画,成绩显著。后出游西南、东北名胜,行万里路,开阔艺术视野。1921年重返北京,广泛涉猎历代名家作品,深得传统艺术精华,尤醉心石涛、龚贤、梅清。1920年与周肇祥、金城、陈师曾等人发起成立中国画学研究会。曾任教北京美术专科学校及中国画学研究会。

  萧氏初从临“四王”山水起步,后涉宋元诸家,受明清之际黄山画派影响较大。对于前贤,最推崇龚半千,从龚半千遗法中融汇、提炼,使其皴、擦、点、染、干、润、浓、枯综合表达极为优美,笔下境界气势苍莽,雄浑深秀所作山水往往山重水叠,构图饱满,但层次分明,用墨及赋彩(包括浅绛、青绿)皆相当精致。出版有《萧龙樵山水精品二十四帧》、《课徒画稿》。

  民国京津诸家,尤喜“二萧一胡”,骨子里更喜欢萧谦中。谦中一生与世无争,潜心作画,用心描绘山水、与先贤交流、寄托愁思,作品就是他全部的寄托。谦中于技艺有“黑萧”、“褐萧”、"彩萧"的成就,远观厚重、雄浑、静谧,细品处处景致,看他的作品如置身真山真水之间,上下左右全是景色,谦中心中的景色,有技法的精湛、景致的秀美、人品的高迈,观者获益良多。

  萧谦中终老京城,但一生对江南文人山水画派情有独钟。纵观前贤青绿山水,多尊张僧繇之先钩轮廓后添色,极少或较少山体肌理皴擦,但萧氏之青绿,用元人笔法画宋人丘壑敷唐人色彩,勾皴并举,点染融通。其代表的细笔“彩萧”多为黄鹤山樵式满幅构图,通幁充盈多变的笔法线皴和多彩的华滋气息,“皴与皴相错而不相乱,皴与皴相让而不相碰”,黄宾翁画语录论笔“细笔宜求气足”,细笔“彩萧”在密不容针,疏可走马的布局中,用笔松秀古拙兼和悦润泽以求气,敷色清嫩鲜活如出浴凝姿以得韵,脱尽红尘俗氛,倒是暗合宋米芾评巨然山水之“明润郁 葱,最有爽气”的面貌而无惭古人了。

  清一代,山水审美意识忌湿、忌重,秦祖永《桐阴画诀》有文:“作画最忌湿笔,锋芒全为墨华掩渍,便不能著力矣。”其实著力与否不在笔之干湿,气清与否也不在墨之轻重,浓墨“黑萧”正是采用墨法为上笔法为辅的表现形式,入龚贤又出龚贤,理性地控制水法,施布重墨,使积墨色有淋漓滋润之感,同时通过留白顺畅全局气脉,或横断山峦的烟霭, 或直削山崖的泉瀑,计白当黑,阴阳和谐。中国美术馆藏萧谦中《蜀道难》轴,当为浓墨黑萧的精彩代表,龚贤之后无黑龚,不言而破。

  图一图二均署名萧逊(萧谦中)山水作品,图一是1940年作品,图二是1939年作品,几乎是同年作品,但是两幅作品却有干、湿、浓、淡之分。图一明显的呈湿墨和干墨,图二却以干墨为主,一个追求的是笔墨淋漓,一个追求干爽利落,两幅画的景致都差不多,所绘的山水样貌,时代风格也差不多,个人风格略有差别,落款位置均在左上角,钳章也差不多。图一三方章,图二两方章,那么图一和图二综合比较,如何判断它们的真假呢?

  老实说:两幅作品的传统功力、笔墨功夫各有千秋,两幅画摆在一起,一时也难以选择优劣,但是我们不是站在评优劣的角度,而是站在辨别真伪的角度,就不得不明察秋毫,深入分析。图一的山水作品气韵明显,别具风格,形神均带有龚贤的风貌,他的画黑中透亮,吸收黑龚墨法,此气韵远非一般的笔墨所能塑造。而图二,略带萧谦中的笔法墨法,却明显缺少龚贤的灵气,因为萧谦中这个时期的笔墨属于晚期,笔墨韵致,直追龚贤,而图二问题恰恰出在这里,尽管笔墨处处精心构造,却失去了完整的有机性、连贯性和水与墨的灵性,没达到龚贤的套路,也就是未臻画境。我们可参照达摩大师语诸人言:“有三人得我法,一人得我髓,一人得我骨,一人得我肉”去分析研究:图一得到了龚贤的髓,然而图二只得到了龚贤的骨。

  综上所述:图一真,图二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