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去艺博院看精品大展,教你打开一幅中国画的正确姿势

  (上接A16)

  高阶——

  看源流:从个案出发,逐渐形成系统

  说一位画家牛,还有一句,“对后世产生了深远影响”。当我们对美术史有了一定的了解,再看眼前的画作,它就不再是孤立存在的珍珠,而是很像广府民间工艺“珠绣”——在绚丽的背景上,一颗颗珍珠被线索串联起来,自有脉络。

  这次展览分为“历代篇”与“岭南篇”两大部分,在“岭南篇”部分,最富有视觉冲击力的一件作品要数清代广东著名画家、南海横沙(今广东广州)招子庸的十二联屏巨幅《墨竹图》啦。

  这套作品有多大呢?全长8.4米,高3.5米,大到一面墙挂不下,展览时只能把下半部分卷起来放。古代画竹的题材里很少有画这么大尺幅的,难得的是,该图由12联屏组成,每屏皆可独立成图,连接起来则一气呵成,可见招子庸在构图布局上的深厚功力。有人曾这样评价他:“作大幅墨竹,纸阔数丈,恍坐我于渭川千亩中,非真血性无此大魄力”。

  这幅作品以写实的手法描绘了庭院里一片茂密葱郁的竹林,竹子分布错落有致,当中掩映着一些太湖石。竹子形态尽师自然,用笔秀健,笔墨淋漓,墨色变化丰富,全图似被墨气所笼罩。清风徐来,竹林凤尾森森,龙吟细细,凉气沁人。

  广州艺博院陈列部主任陈志云在发表于《广东文化艺术论丛》中的《招子庸的墨竹艺术》一文中评论说:“子庸善作大幅墨竹,而且最难得的是能以写实的手法并纯以笔墨去描绘竹林,这是前人所未有的。因为无论是写实还是写意,很少画家能像他那样能画出繁密的竹林,而且繁密中不见杂乱,反给人以变化无穷之感。画家通过墨的浓淡变化,表现前后远近,给人纵深之感。作品是远观觉气势宏大,近观每处细节皆经得起推敲,让人回味无穷。此画立意也新巧,以庭院中的竹林为主角,却不去描绘庭院的主人,然这一片绿荫已显露出主人的风雅和心境。”

  在过去的研究中,因为招子庸与擅画墨竹的郑板桥都曾在山东潍县做过官,人们总认为他的墨竹也是学习郑板桥的路数,“有板桥风致”。而陈志云研究后认为,招子庸在墨竹创作上不随时弊,重归宋元传统的道路,讲求笔墨意趣的同时,亦不放弃师法自然。“他的墨竹艺术之所以能取得很高的造诣,正是由于他善于汲取前人,尤其是宋元名家的宝贵经验。这里不能不提到两位宋元画竹名家对他的影响,一位是北宋的文同,另一位是元代的李衎。”

  陈志云研究发现,招子庸曾见过文同与李衎的真迹,而且很可能就是前面所提到的艺博院所藏的那两件珍品;另外,招子庸的绘画理论也深深带有文同和李衎的影子。

  在这次展览中,我们恰好可以先后看到文同、李衎和招子庸的竹画,李衎曾学习文同,招子庸又受文同和李衎的影响,在这三幅竹画之间,隐隐有着线索相关。当我们看的画展越来越多,对美术史的了解越来越深,这些单独的作品、画家,就会在自己的知识库里形成一个彼此相关的系统,我们对艺术品也会逐渐建立起自己的一套进入方式与欣赏标准。到了这一步,您看画的姿势就足够高大上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