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能咏春”传人岑兆伟:我想让咏春走入寻常百姓家
“岑能咏春”传人岑兆伟:我想让咏春走入寻常百姓家

  (上接A09)

  技艺糅合:

  传统功夫需要不断融入现代元素

  岑兆伟并不显龄,虽到天命之年,但常年练武,让他显得矫健敏捷,神采奕奕。每天,他都会练习咏春,晨间或是夜晚,没有场地限制。“空手可以,刀棍结合亦可。”这似乎也诠释着咏春的灵活性。它在被继承的同时,也在不断地改变、完善,让自身更易融入现代生活。

  “咏春不单是武术本身,还可与很多元素相融。”除咏春外,岑兆伟也很喜欢绘画、书法,高中、大学念的都与美术相关。前几十年的工作也与视觉艺术相关。在这个过程中,他也不忘去传播咏春文化。还在广州美术学院念书时,他就带领同学成立了广美的武术学会,之后也不遗余力地去做着与咏春相关的事。

  由于擅长绘画、书法,他便将咏春的口诀、练武场景、西关建筑、记忆中与父亲有关的小故事通过画面及书法呈现出来。永庆坊游客众多,过往的旅人及咏春爱好者都可将此作为信物收藏,同时又能更生动地传播咏春,可谓用尽了巧思。

  书画、茶艺、佛禅等也能与咏春结合起来。“岑能咏春基地”旁边就有书法屋,茶室。每次练武结束,他就会与徒弟们在此喝茶交流,颇有江湖意味。而平日里,这里也是各大咏春爱好者来往的好去处。茶室的主人温建雄也跟着岑师傅学咏春,“我学咏春,是怀有武学、艺术同生活接轨的兴趣。”如今,与温建雄有同样想法的人正在增多。心沉,有静气,喝茶也能有修为。

  对岑兆伟而言,绘画、咏春、品茗等都属于艺术范畴,学咏春会让他在绘画、写字时去使用内力,注入情感,让下笔显得更为有力道……“学什么不重要,最重要的是要守住初心”,练武、绘画、书法等都是类似的,可融汇贯通。“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这也是岑师傅对自己的期望。

  咏春嬗变:

  民间艺术要走进生活才有市场

  访谈之中,岑兆伟并不愿过多谈论自己,他觉得自身在咏春上并无很大成就。而当提起咏春文化及他的父亲岑能时,他才侃侃而谈。对于父亲所取得的成就,他与弟弟自然很是景仰,并为此倍感骄傲。但光环之下,也有不少压力。

  “咏春很接地气,它没有那么英雄主义,而是更加生活化。”不过,要如何去践行“生活化”,一直困扰着岑兆伟与岑迪斯。在岑兆伟看来,弟弟武学深厚,在授拳传承上下了不少功夫。而自己因学艺术出身,则会在传承过程中更注重如何改善、融入现代生活的问题。两人风格各异,却殊途同归,都是为了传承和传播咏春这门传统武术。

  经过摸索,岑兆伟和咏春中人发现:咏春还能锻炼人的平衡能力,可将此用于小孩的潜能开发。“咏春的黐手需要左右协调,灵活应变。一旦碰到手,就会有本能反应。”岑兆伟兴奋地说,这也可以用来锻炼条件反射。目前,他与师兄弟们已经有相关思路,但“教授方法还要改变,要让小孩觉得有趣好玩。”

  “民间艺术要想进入市场,走入生活是最关键的一步。”为此,岑兆伟一直在琢磨如何解决专业化的问题,目前不管是哪个拳种,都还属于民间,爱好者也多是业余,只有周末或晚上才有时间参与。因此,很多学徒学着学着就停了。“咏春的技术没问题,可操作空间也大,但是节奏还没跟上来。”而未来,他希望能以“半专业化”的形式来培养人才,让大众愿意脱产来学。

  想法终归美好,而道阻且难也是真。岑兆伟也毫不避讳地坦露着自己的困惑,但只要在行动着,就会有所改变。如今,他与弟弟各司其职,基地师兄师弟们也在尽着各自力量,让“咏春是一种生活方式”变得可期。

  对话:

我们不应该神化咏春拳

  记者:您印象中的父亲是怎样的形象?他给您带来了怎样的影响?

  岑兆伟:他是一个很有智慧的人。父亲虽然只有3年私塾文化,但社会阅历、积累等让他得以不断成长,勤勉好学也让他的为人、咏春、医术等都有很大成就。他做事情很专注,有善心,品行修为等都会在无形中影响着我们。

  记者:咏春是否有比较特别的武功口诀?有何寓意?

  岑兆伟:跟其他武术一样,咏春也有自己的口诀。譬如有一句就是“妙法法中生妙法,奇功功上见奇功。”在我的领悟中,它说的就是做事情要不断追寻根源和最高境界。具体到咏春而言,就是技艺没有最好只有更好,一直会有进步的空间,在传承的过程中不断改善。

  记者:咏春是一种传统武术,应该如何在当代生活中更好地进行传播、融合?

  岑兆伟:这个也是我们一直在困惑的问题,要如何发掘其在当下生活中的现代意义。咏春是可以进行身心交流的一种形式,与围棋的别称“手谈”一样,“岑能咏春”也可以是朋友之间的“手谈”。至于呈现形式,我们也还在完善中,如运用到孩童潜能开发中,开办连锁店等都有考虑。咏春首先是一种传统武术,而“生活化”将会是咏春拳在面临当代各种挑战的环境下传承下去的重要动力。

  记者:如今,有不少人认为武术圈过于喧嚣,之前“武术打假”也在圈内闹得沸沸扬扬,对此您有何看法?

  岑兆伟:武术界里面确实存在一些冒牌、过度包装的东西,但这不是武术的问题,而是人的问题。传统武术往往信奉“酒香不怕巷子深”,而在如今市场下,他们还没有做好思想准备去面对这一文化大潮。因此,也出现了“孙子”已经申遗成功了,但“爷爷”还没申遗成功的现象。仅就咏春来说,个人认为在传播和传承过程中,我们不应对咏春拳以及咏春大师进行神化,也不要有完全脱离史实的虚构,回归养生、健体等会更具意义。

  记者:与其他武术相比,您觉得咏春有哪些优势?能给人生带来怎样的启发?

  岑兆伟:咏春讲求阴阳变化,借力打力,唯有用心观照自己,通过自己的角度,转换到对自己有利的因素。如此,便能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武术不仅是武术本身,它博大精深, 还融合了佛、禅、阴阳变化等哲学,参与其中自会有所悟,我也还在不断学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