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县小吃店里聊出来《羞羞的铁拳》男女换身桥段 导演:电影版和话剧版差别超50%

  几乎可以肯定,艾伦与马丽主演的电影《羞羞的铁拳》,会是今年国庆档票房冠军。这部宋阳与张吃鱼共同执导的电影,和开心麻花出品的《夏洛特烦恼》《驴得水》一样,也有着成功的话剧作品“打底”。

  接受采访时,两位导演都说电影版和话剧版相比,差别挺大。有人认为,影片里出现的男女换身桥段,和日本电影《你的名字》类似。张吃鱼就透露2013年开心麻花着手筹划电影,当时就设想过三人换身的故事。

  专题撰文 信息时报记者 陈慧

  换身梗最早有其他想法

  在《羞羞的铁拳》中,体育记者马小(马丽饰)和拳击手艾迪生(艾伦饰),因为一场电击互换身体,牵连出一连串糗事和励志情节。许多人一听说“换身”这个桥段,就想起去年大热的日本电影《你的名字》。其实男女互换身体的故事概念,中外电影早有不少作品涉及。《羞羞的铁拳》换身梗,最早出现在话剧版里。

  宋阳回忆说,他和吃鱼导演是在一个沙县小吃店里商量出这个故事。“真正的剧本是2014年5月份,为开心麻花的年底贺岁话剧准备时,我们俩就琢磨说做男女(换身)吧。”张吃鱼则记得,开心麻花2013年底萌生公司第一部电影的想法,两人提出的创意是:“三人换身的故事,分别是拳击手、化妆师还有一个上班族。”虽然故事都写到分场了,但后来认为三个人换身,增加观众理解难度,才放弃。

  于是在那个沙县小吃店举行的创意碰头会上,两人一致决定把人物精简到两个人,“改成男女换身,不仅观众看得明白,喜感也更强。拳击手角色保留下来,是因为我觉得他是换身之后反差最大的人物。”

  电影版动作戏比舞台版加分

  和《夏洛特烦恼》一样,《羞羞的铁拳》在话剧市场取得良好反响后加快电影版制作进程。只是2016年开始立项到筹备、制作,电影版都保持低调,即便公映前的几次活动,第一次拍电影的两位导演说起票房预期都尽可能谨慎,宋阳笑说,只要电影不给公司赔本就行。

  先看话剧版再看电影版的观众会发现,人物关系、故事桥段都有了改变。宋阳坦言电影版本和话剧版本的差别是50%以上。“虽然做话剧的同时就有拍电影的想法,剧本架构、故事感觉也按着电影在准备,但两个版本差别很大,基本上都变了。”

  宋阳解释,话剧版语言“包袱”更多一些,效果会更夸张一点。电影版则是用镜头来创造喜感、带出“包袱”,他觉得受限于舞台形式的桥段,反而在大银幕上有很好发挥,“比如说最后一场决赛的打戏。在话剧舞台上我们只是做了半面的笼子,后面用一个纯镜面的幕折射出来的一个拳击笼子的感觉。保证了观众的观感,空间却限制了演员的动作。但在电影里,可以随心所欲想怎么打就怎么打。”

  张吃鱼就认为两种不同载体,目的都是给大家讲一个好玩的故事,“电影更多是要考虑为镜头服务。”许多受限于舞台情景的桥段,到了电影版可以有更好发挥,张吃鱼举例说艾迪生和马小上山去发广告,在话剧里非常难展现,“所以话剧版安排主演和山上的学徒,一起到观众席给大家发了一次广告,再回到舞台直接三个月过去了。”

  电影版让他觉得有大发挥的地方还有动作戏,艾迪生作为拳击手,有两三场重要打戏,张吃鱼坦言话剧版喜感足够,动作呈现减分,“毕竟动作戏在镜头上的展现要好过舞台,当时做话剧版时我们最担心也是这一部分。”

  艾伦电影版里更像真的马小

  上映前,《羞羞的铁拳》打出了《夏洛特烦恼》原班人马再聚首的宣传语,从主演名单上看确实如此,有沈腾、马丽还有“大傻春”艾伦。只是番位发生了变化,艾伦成了男主角,还先于沈腾吻了马丽。

  与艾伦从话剧版合作到电影版,宋阳对这位老搭档评价很高,“换身表演完成得非常好,打戏也是。他之前一直在努力训练,有这样的效果,大家都很满意。”

  一进开心麻花做话剧就和艾伦合作的张吃鱼,细细分析艾伦在话剧版与电影版里的不同之处。“如果只从女人的角度考量,艾伦在话剧舞台上演得更女人,但如果是从人物角度考量,他在镜头前演得更贴近‘马小’生活里真实的感觉。”

  因为变故而垂头丧气的艾迪生,在张吃鱼眼里和艾伦本人扯不上关系,“换身前的艾迪生吊儿郎当、得过且过,艾伦可不是这样,他生活中性格比较腼腆,他有点傻,也是傻得可爱的那种傻。”

  俨然是开心麻花“一姐”的马丽,在两位导演眼里也是完美完成任务。宋阳笑评马丽“演男人很到位!”还说私下接触的马丽,看上去大大咧咧,“心思各方面都是挺小女人的”。

  至于片中一露面就引发观众爆笑的“张茱萸”沈腾,也是剧组开心果。张吃鱼吐槽自从某网游诞生后,沈腾经常抛开别的事情埋头苦玩,“电影都停了下来”。但说到专业,他和宋阳都很佩服沈腾,直说不管剧本设计得再好,来到现场的沈腾总能给予惊喜。

  第一次拍电影就有好口碑和高票房,并未让宋阳和张吃鱼两位导演放松。说起这次的收获,张吃鱼感叹曾经把拍电影当作一件好玩的事情,“像大玩具一样,可以随意去揉捏它,但现场出现临时状况需要调整方案时,就觉得这件事情突然变得非常严肃,要去在意的东西很多。”宋阳则说《羞羞的铁拳》剧本做得很扎实,拍文戏没有太多压力,唯独是“打戏上面我们都没有太多经验,基本上靠武指来设计动作,把这些好看的动作和文戏如何结合得更好,我会有一些压力”。